关于忒修斯悖论想到的

哒哒啦 6天前 121

在下网上冲浪时,突然看到了一个名为【忒修斯之船】的悖论,此悖论大概意思是:一艘可以在海上航行几百年的船,归功于不间断的维修和替换部件。只要一块木板腐烂了,它就会被替换掉,以此类推,直到所有的功能部件都不是最开始的那些了。问题是,最终产生的这艘船是否还是原来的那艘特修斯之船,还是一艘完全不同的船?如果不是原来的船,那么在什么时候它不再是原来的船了?

由此我想到了一个新的相似悖论:

血亲悖论:假如一个人因为患有一种罕见的自身免疫疾病,而不得不用不会发生排异反应的生化器官义体来替换了自身除大脑以外的所有器官组织和躯体,并最后导致其DNA与父母的DNA相似率下降以至于无法在生理学意义上认定二者是亲子关系,那么此时该子和其父母是否依旧为血亲?该子是否有权依照法定继承程序继承父母遗产?
好了,接下来请大家畅所欲言吧。

在下黑山,有何贵干
最新回复 (15)
  • 喀秋莎 6天前
    1 2
    台式电脑通过更换硬件提高配置,到最后只剩下机箱和原来是一样的了。
    喀秋莎站在峻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 稀里糊涂 6天前
    1 3
    脑子不可更换⊙∀⊙! undefined
    仰望星空的咸鱼
  • 欧派兽 6天前
    1 4
     undefined
    1:管理员给你移区后会显示移到了你之前发帖的区。 2:点击我作为楼主发帖时一楼下的图片签名,可以跳转到站规教程贴。 3:多次水贴水回复会封号哦? 4:不知道回什么的时候就点“里世界专属”,一键生成“undefined”。 5:祝你在里世界玩得愉快!
  • 我就是我 6天前
    1 5
    稀里糊涂 脑子不可更换⊙∀⊙! undefined
    事实上,你的脑子一直在更换。
    此心安处,便是吾乡。
  • 唐小默 6天前
    1 6
    我觉的可以分两种,一种是表象,一种是精神。不同人的态度都不一样,像我这种老东西,认为已经变了。
    未被列入至高神性的至高神性
  • 清风染睫 6天前
    1 7
    这种问题是没有答案的,唯一的判断标准取决于人的自我认知,你觉得是就是,觉得不是就不是
    若我死去,请将月亮埋进我的坟墓里
  • hei_yu 6天前
    1 8
    我记得高中的政治提到哲学里的一个概念,意识。意识决定人对物质的认识和理解。人身上的物质在怎么更换,意识是源于社会而存在的。比方说指着一颗草,你认为这是只猫,我也认为这是只猫,大家都认同,那这颗草就是一只猫。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 冷泉法克斯 6天前
    1 9
     undefined
    As we can!
  • GalaxyUltra 6天前
    2 10
     undefined
    全部换掉了从物理层面上说应该就是一个新的船了吧。。。
    王来承认,王来允许,王来背负整个世界。
  • 1 11
     undefined
    我觉得应该还是的,毕竟伟大的无产阶级马克思曾经说过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也就是说,如果别人都认为你是,那么你就是,起码在这个社会上如今就是这样
    想谈一场恋爱
  • 薛定谔 5天前
    1 12
    有点哲学的感觉,我认为人最重要的不是外表,只要内心没有变,那他就是这些父母的儿女。

    唔,目前是这么想的。。。我觉得这一块最重要的还是未来有了机械替换人的器官之后可能会普遍存在的问题呢
    喵呜的主人的说~,偷偷改签名了的说~
  • 天华 5天前
    0 13
    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 
    这个人甚至木的签名
  • 庸者 5天前
    0 14
    我觉得没有变,因为这是量变的过程,而我认为这个量变到最后不能产生质变
    英雄的起点,只是一个怀揣梦想的少年。
  • 0 15
    物质的基础被改变了,所以物质意义上已经是两艘船了。
    但是,从人的认识上来说,人还无法认识无限变化的客观世界,所以会人为地设定一些不变的情况。比如,一个人剪了一次头发,大家不会认为他和没剪头发前是两个人。船也是一样,当船这个整体第一次出现时,人们就会假定这是一艘“不变”的船,而不会因为换了几个零件就认为是一艘新船。
    同理,物质运动一定有时间或空间上的改变,细究起来也是不同的东西了。但是从没有听说一艘船出海一次就是另一艘船的说法。

    血亲悖论那个,倒是触碰到了现代伦理规则的一些盲点。这些盲点则是由科学进步带来的理论前瞻引起的。
    其实可以更明显些,假如把一个人的意识(记忆、情感等等)全部输入一台机器里面,那么这台机器是否算是这个人——或者说这个人的父母的子女。这很类似用人造器官代替原来的生物器官。
    从物质的角度来说,就像那艘船,新的机器躯体是原先生物躯体的代替品,和人类正常的新陈代谢造成的躯体改变有很大相似性。但是,从人类感官或者情感上来说,目前的人类还不能或者难以接受“异类”的存在,从正常人看残疾人或者畸形儿的眼光就可以推测出来(对于残疾人的歧视还在不停地被淡化)。所以,伦理上的问题根本不在于“新的个体是不是原来那个个体”,而在于人类主观意识上能不能接受一个“异类”作为自己的同类。

    简单来说,否定之否定既非肯定亦非否定,事物的“不变”只是人为认定的相对的不变,而非绝对的不变。
    上面两个悖论的关节在于认定的标准而已。
    (说起来,想到魔禁里的风斩冰华了,那个相对于这两个悖论又向前进了一步,因为连具体的个体传承都不存在了)
    站在最黑暗的地方遥望光明。
  • 木头 4天前
    0 16
    这个,其实我也想过类似的东西,我觉得,这个首先要考虑清楚自己的定义,这个每个人都不同,比如我觉得只要有人继承了我的记忆和一切,并且ta原有的存在不会对我产生影响,继续按照原有的路线走下去,那么我觉得,ta就是我。不过也许再长大一些就会有不一样的看法了趴
    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