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出现的洞】噬罪之眼

子望暮语 18天前 164

  鹰啸猿啼,湖面泛起涟漪,一叶轻舟顺流而下,过了两界山来到了江阳地界。
  那船里作何人?
  那船里坐的是达官贵人,当今天子的老师,三公之一的太傅徐岳清,少年时金榜题名,光耀门楣。
  后又于大殿之上,天子面前,一篇文章令皇帝赞不绝口,特唤太子于文武百官前拜其为师,从此风光无限。
        安玄三十七年,先帝突然驾崩,太子即位,授徐岳清太傅职,位列三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正是尊贵无比之人,却放那好好的京城府宅不住,偏偏要受这千里奔波之苦,来此穷乡僻壤了却残生。
  那徐岳清并义子徐阳入了江阳城,无人知无人晓,若非身上那点子书卷气,便与寻常弯腰驼背老者、市井乡村的粗野之人无二。
  这三公太傅花了三十两白银,于城内雇了些许泥工瓦匠,又选了个僻静地,盖了间大屋子。爷俩安生度日,远离世俗纷扰,倒也逍遥自在。
  可日子不长,徐阳十四岁那年,夜间听到老夜猫子站在枝头,冲着他家门发笑。
  古语有云,不怕夜猫子叫,就怕夜猫子笑。
  这东西在民间叫做报丧鸟,又称逐魂鸟,是个不吉利的东西,它若发笑,则周围必有人死于意外。
  果不其然,徐阳早上收起马步,去厨房备了饭菜,进里屋喊爹爹用膳时,久久不见其回答,顿感不妙,冲将进去,便见惊人一幕。
  徐岳清被人吊死在了房梁上。
  突如其来的死亡将徐阳打入了深渊,一番的搜寻无果更是在他背上狠狠踩了两脚。
  徐阳不甘,却也无奈,只得使些银两办了个风风光光的葬礼。
  收拾爹爹遗物时,徐阳发现了老人留下的万贯家财,还有一封遗书。
  徐阳读毕,痛声大骂:“董贼!你不得好死!”声若怒雷响彻林间,惊的七八老鸹乱飞。
  那遗书写明了杀人的凶手乃当今太师董留存,却不让徐阳去报仇,只言给他留下了一笔钱财,让他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安生过日子。
  徐阳不是没有骨气的怂包蛋子,他当即就发下誓,有生之年定要拧下董贼头颅,以此祭奠亡父。
  但报仇绝非一时之事,徐阳很清楚自己现在有多少分量,而那太师身边又有多少的高手护卫,自己若是毫无防备前往定是白白送死。
  他决定先遵循徐岳清的遗言,先找一个僻静的地方生活,然后再筹划自己的复仇计划。
  三年后,伴随着老鸹乱叫,小镇里一个练家子破落户,叫徐阳的小伙夜晚又听到了那夜猫子的怪笑声。
  与此前笑声不同,细听之下却有回声阵阵。徐阳被这笑声吸引,趴在门上细听,慢慢的、慢慢的,他摸到原本光滑的土墙上出现了一个洞,那笑声也在耳边不断清晰起来……
我讴歌黑暗,从不偏袒正义。
最新回复 (6)
  • 欧派兽 18天前
    0 2
    奖励三级精华
    管理员给你移区后会显示移到了你之前发帖的区。
  • 星辰乄 17天前
    0 3
    emmm,是不是错觉,改题目了?
    ★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 子望暮语 17天前
    0 4
    星辰乄 emmm,是不是错觉,改题目了?
    没啊……
    我讴歌黑暗,从不偏袒正义。
  • 子望暮语 17天前
    1 5
      那洞只有樱桃大小,就那样的嵌在土砂墙上。

      徐阳慢慢挪到了洞口,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向里面瞅去,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可里面却传来幽幽的怪笑声。

      家里的墙壁只有不足30cm的厚度,即使是扯下树枝放进去,也好像永远不会到达尽头,更不会在另一面出现。这点徐阳也验证过了,可那仍幽幽响起的夜猫子怪笑让这个练家子浑身不自在。

      端的个独自一人在屋外打冷颤,晚归的樵夫看到他这样子便说:“徐阳,天这么冷你还扎步,真是精神可嘉!”

      “没,今天天气很暖啊乔叔。”

      “可你身体都在打颤,年纪轻轻的要多注意一下,不然老喽可就有你受得了。”樵夫说。

      徐阳打个哈哈,突然像想起来什么的问樵夫:“对了乔叔,你有没有听到夜猫子笑啊……”说这话时徐阳明显有些害怕,用手不经意的指向身后的土屋。

      “别瞎说!方圆百十里连只夜猫子都没有,又哪里会来什么夜猫子笑?许是你练功练的精神恍惚了,产生了错觉,别再扎步了,赶紧休息去吧。”樵夫挥挥手,急急的遁入了夜色,好像在躲避着什么。

      “乔叔胡言乱语什么……明明就是有,那一天我听的可很真切啊。”徐阳收了马步,无奈的抓抓头发进了屋。

      他搬了个板凳来到墙边,双眼一直盯着墙上的那个碗口大小的洞,用耳朵仔细聆听着那里面传出来的夜猫子怪笑的声音。

      这个练家子此时表现出了一股格外的韧劲,他总感觉洞里会跑出来一些东西,但除了越来越多的怪笑外,始终没有发生其他事情。

      徐阳盯不下去了,望眼屋外已是三更的天,眼皮也无比沉重,换做平时,徐阳即使扎步一晚眼睛也不带合的,可偏偏今日睡意上涌,好像是在逼迫他睡觉一般。

      胡乱打了两个哈欠,脑袋像是被搅拌着一样昏沉,砰的砸在了桌上,睡了过去。

      梦里一只夜枭破空而来,站在枝头,冲着他笑。徐阳觉得聒噪,捡起石子丢去,好几次都未扔中,正要再丢,那夜枭突然开口,“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徐阳一惊,心想:“这老猫子怎么知道?莫非真有灵性?”只见那夜枭两个眼珠子嘀咕噜的转,脑袋慢慢的按顺时针转动,一直转了一百八十度方才停下。

      徐阳心中生怕,捏着两个石子,问那老枭:“报仇报仇……人家可是当朝太师,距此地又一千四百里路,我一乡野练家子哪来的本事?”

      那老枭也不作答,脑袋咔吧咔吧的又顺时针转了回去,嘴里还不停发出“咕咕”的叫声,可算不是诡笑了。


      突然一声破晓鸡啼,那老枭好似被吓到了,急急扑打着翅膀飞开。


      “你要去哪?”徐阳冲那飞起的老枭追去,跑了有一段路,面前出现一间灯火通明的土屋。


      那老枭毫无停下的意思,突然闯入,徐阳也不甘示弱,飞身起,破窗入。黑秋秋的眼珠子不断缩放,一双眼睛瞪得老大,他只见那体长约一米的老枭,双翅合在身体两侧,如同一只离弦的箭,嗖的射入了土墙上那樱桃大小的洞口。


      “月圆之夜滴血入洞,有罪者定当自食恶果!切记切记……”


      徐阳只感脑袋一阵抽痛,昏昏沉沉,忽的一醒,将那杯盏油灯碰倒落地。


      徐阳甩了甩头,又爬到水缸旁洗了把脸方才清醒过来。


      那老枭的话让他始终惦记着,不过天下哪有这么邪门的事?那徐阳也不吃饭,直接拿了铁锹奔到里屋,冲着那个樱桃洞不断地挖,从早上一直忙到正午,屋里哐哐铛铛的乱响,动作大的土墙都开始颤抖。


      不明白的人还以为徐阳领了那家的姑娘回来,远远的发笑,有些人还走近前去,耳朵贴在墙上,却听到徐阳在里面骂娘!而那土墙也摇摇晃晃,好像随时都会倒下,害怕的跑了。


      足足砸了二、三个时辰,那面土墙就像是连根生的一样,愣是丝毫不动,徐阳甚至连一点土皮都没铲下来。


      那家的土这么硬?


      徐阳也想知道,他累的满身是汗,简直比练功还要累。索性丢掉了铁锹,拿了三五两银子,到镇上寻了家酒店,美美的吃了一顿。


      过了两天,八月十五。


      圆盘似的月亮高高挂在天上,各家各户都忙着欢度中秋佳节,而那徐阳却紧闭大门,那条板凳在面南的墙边坐下。


      自从那天晚上做梦后,徐阳便没有听到过夜猫子的笑声,但那梦里老枭的话他却一直惦记。


      原来在家父死后,徐阳曾经到过一次太师府,不过却是在百步之外远远观望,纵使心中想要为父报仇,可身体却止不住的颤抖,完全无法迈出一步。


      熬到夜晚,徐阳彻底放弃了,胡乱寻了个船家连夜赶回了江阳。


      年少的热血方刚被浔阳江的潮水打翻,已经沉船的复仇却被那个梦重新拉回了水面。


      徐阳手里捏着从邻家阿嬷那借来的绣花针,用针尖挑破食指,涌出一滴鲜红的血来。随着徐阳手指一翻,将信将疑的向那樱桃大小的洞口里伸去。


      黑漆漆的仿若无底洞,又好像活着一般贪婪的允吸着。徐阳吃痛,奋力挣扎,用脚蹬着土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食指拔出。


      不知道是不是失血过多产生的幻觉,徐阳感觉那洞似乎伸出了黑色的舌头,像清理嘴边的食物残渣一般舔舐洞口。


      昏昏沉沉,徐阳累的说不出话,眼皮也越来越重,趴在地上睡了过去。


      第二天,太阳从窗户射入时,徐阳方才被那刺眼的光儿唤醒。


      他一觉,竟睡到了下午,这是以前绝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徐阳坐起身,墙上的洞还在,手指的伤也痊愈了,除了脑袋还有点晕乎乎外,一切都无比正常。


      就这样的过了三五日,徐阳如往常一般收步回家,却惊奇的发现,墙上的洞不见了。


      然后第二天,徐阳便从他人口里听到,“当朝太师董留存暴毙身亡。”徐阳大吃一惊,忙上前追问,只听那老妪言:“今日太师董留存被下人发现吊死于大梁之上,七窍流血,极其恐怖。”


      那徐阳听罢欢喜雀跃,没想到那老猫子说的还真对,“有罪者定当自食恶果!”


      再说那京城太师府,董太师死后,全府上下哭丧百日。


      下仆收拾董太师房间时,无意中从床底找到一封遗书,当即呈给了董太师的三个儿子。


      书上写明,杀人者为徐岳清义子徐阳所害,却并不让他们报仇。


      其次子董坊当即骂道:“徐阳狗贼,你不得好死!”骂声如雷,惊起城外老鸹乱飞。


      百日丧期已过,太师府次子房内,一碗口大小的洞突然出现,而里面正传出夜猫子的怪笑。


      不怕夜猫子叫,就怕夜猫子笑。


    我讴歌黑暗,从不偏袒正义。
  • 0 6
    难道是那个人?Batman?
    谜语人滚出哥谭!
  • 子望暮语 17天前
    0 7
    电焊技师长江 难道是那个人?Batman?
    我讴歌黑暗,从不偏袒正义。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