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前同人文序与零卷(名待议)

联盟X 10天前 844

文序:

  天下之势,可乱而难长乱,可定而难长定。西历一千九百零五年,罗斯误知一太古迹,俄帝使人探之,此坍塌等物首为世人所知。此后世界为之震,虽未得其深奥亦因之得科理之道。而中国者,清廷式微,几经波折,民国崛起。而孙文毙,政亡兮,中原复乱,不逾数岁,中共挽狂澜于即倒,扶大厦之将倾,中华复统于中共,后政通人和,虽异邦联合,数十国伐之,惨败而还,万国为之惧。又数十岁不列颠之滨有一岛名曰北兰岛,西历两千三十年,数人误入此岛。是使岛之秽物弥散天下,触此秽物者皆异变非人,世界因之而乱,虎狼相争,天下动荡,后世谓之曰三战,铁血者军工也,乘战之势,因之而起。后中共扭转乾坤,遂天下复平,然天下亦因之而创,百姓锐减,郡县消靡,流民不可胜数,政府多失势而亡。欧罗巴尤甚,故徒军衙已不足以安万民,百姓明大义者组团构势,以安天下为任。中克鲁格者乞骸骨者也,原为军士,三战后组格里芬,为人明智而芬因之盛。后又铁血暴动不受官制割据一方,天下为之所困。

以上者,天下之大局也。

最后于 3天前 被联盟X编辑 ,原因: 调整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最新回复 (125)
  • 404の睡鼠G11 10天前
    0 2
    你。。。
    非要古文嘛,难道我的工作就是简单的翻译?
    唔。。。我才不是受><应该。。。不是吧?
  • 联盟X 10天前
    0 3
    404の睡鼠G11 你。。。 非要古文嘛,难道我的工作就是简单的翻译?
    不,就文序是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联盟X 10天前
    0 4
    接下来才是内容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喵呜 10天前
    0 5
    唔。。。看懂了喵。。。
    但这和日常有什么关系喵?
    比起文序这个更像是作品简介喵。。。
    这只喵很懒,不如我们。。。
  • 联盟X 10天前
    0 6
    404の睡鼠G11 你。。。 非要古文嘛,难道我的工作就是简单的翻译?
    再说了,这帮人又不是傻子,还能看不懂不成?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联盟X 10天前
    0 7
    喵呜 唔。。。看懂了喵。。。 但这和日常有什么关系喵? 比起文序这个更像是作品简介喵。。。
    这就是背景简介啊,之后才是内容啊。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喵呜 10天前
    0 8
    联盟X 这就是背景简介啊,之后才是内容啊。
    哦。。。(抱住自己缩成一团)
    这只喵很懒,不如我们。。。
  • 联盟X 10天前
    0 9
    喵呜 哦。。。(抱住自己缩成一团)
    我做错了什么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清风染睫 10天前
    0 10
    错在写古文有点迷啊,哈哈哈哈
    跋山涉水与你相遇
  • 404の睡鼠G11 10天前
    0 11
    喵呜 哦。。。(抱住自己缩成一团)
    抱住
    唔。。。我才不是受><应该。。。不是吧?
  • 联盟X 10天前
    0 12
    清风染睫 错在写古文有点迷啊,哈哈哈哈
    来人,为寡人译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喵呜 10天前
    0 13
    联盟X 我做错了什么
    没什么喵。。。
    这只喵很懒,不如我们。。。
  • 喵呜 10天前
    0 14
    404の睡鼠G11 抱住
    喵。。。(钻G11怀里)
    这只喵很懒,不如我们。。。
  • 404の睡鼠G11 10天前
    0 15
    联盟X 来人,为寡人译
    我拒绝,高考已经结束了,我不想再翻译了
    唔。。。我才不是受><应该。。。不是吧?
  • 欧派兽 10天前
    0 16

    把你胖次给我交了

    听说有人看帖不回帖?在吗?克格勃查水表!卢比扬卡包吃住!
  • 联盟X 10天前
    0 17

    0—0
    “哦?所以你决定要去参加那什么格里芬吗?”男人一手摆弄着手中的酒杯,一手托着下巴。
    “明明在天朝就挺好啦,怎么还想出国?”男人猛然放下酒杯甩出些许酒水,撒出酒水渐渐浸湿了桌布,男人眼睛眯着眼盯着卓对面的男人。
    对面的男人则提起筷子又夹了一菜,眼中隐约透着一丝冷漠,“是啊,去欧罗巴,去格里芬。哪里近来找人呢。”吃菜的男人冷冷说道。
    “但你为什么要离开天朝!你有才能!你勤奋你努力,你大可以从中央那谋得一席之地!为什么要去化外之地去帮那些蛮夷!”男人愤怒得不成样子,手也开始发颤。
    “是,哪些人我也并不想恭维,但如果想使中华在国际地位中复兴,只是想靠武力未免太愚蠢了吧。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国际地位上我们也该也有责任帮忙,我们也该敲打敲打那些人啦。如今愚蠢的洋人自保尚且都快不行了,却还不遗余力地从那污蔑中央,想叫他们懂事可就得认真处理了。”被指责的人随口回了几句又默默地吃了几口。
    愤怒的男人则渐渐平静下来,“真是的,败给你了。”愤怒的男人叹了口气,“这顿送行宴好好吃吧。”愤怒的男人便底下头,似乎在为方才的冲动道歉。
    对面的男人又吃了几筷子,便行了一礼离开了。
    愤怒的男人则一副心情复杂的样子依旧坐在那里,望了望天花板,又叹了口气胡乱抓了抓头发。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清风染睫 10天前
    0 18
    有错字,多字,标点符号忘写
    跋山涉水与你相遇
  • 404の睡鼠G11 10天前
    0 19
    看样子离我开工还有大把时间,逛哔哩哔哩去了
    唔。。。我才不是受><应该。。。不是吧?
  • 联盟X 10天前
    0 20
    欧派兽 把你胖次给我交了
    ???
    怎么回事,刚写完0—0莫名吓了一跳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联盟X 10天前
    0 21
    清风染睫 有错字,多字,标点符号忘写
    饶了我吧,我之后会抽空该的但等我写完0—1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联盟X 10天前
    0 22
    404の睡鼠G11 看样子离我开工还有大把时间,逛哔哩哔哩去了
    当然早啦,等我写完第0卷再说吧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清风染睫 10天前
    0 23
    联盟X 饶了我吧,我之后会抽空该的但等我写完0—1
    认真一点啊
    跋山涉水与你相遇
  • 联盟X 10天前
    0 24
    清风染睫 认真一点啊
    我时间不多啊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联盟X 10天前
    0 25
    你……来做我校对吧!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清风染睫 10天前
    1 26
    0—0
    “哦?所以你决定要去参加那什么格里芬吗?”男人一手摆弄着手中的酒杯,一手托着下巴。
    “明明在天朝就挺好啦,怎么还想出国?”男人猛然放下酒杯,甩出些许酒水,撒出的酒水渐渐浸湿了桌布,男人眼睛眯着眼盯着坐在对面的男人。
    对面的男人则提起筷子又夹了一菜,眼中隐约透着一丝冷漠,冷冷说道。
      “是啊,去欧罗巴,去格里芬。那里近来找人呢。”
    “但你为什么要离开天朝!你有才能!你勤奋!你努力!你大可以从中央那谋得一席之地!为什么要去化外之地去帮那些蛮夷!”男人愤怒得不成样子,手也开始发颤。
    “是,那些人我也并不想恭维,但如果想使中华在国际地位中复兴,只是想靠武力未免太愚蠢了吧,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国际地位上我们也有责任帮忙,我们也该敲打敲打那些人啦。如今愚蠢的洋人自保尚且都快不行了,却还不遗余力地污蔑中央,想叫他们懂事可就得认真处理了。”被指责的人随口回了几句,又默默地吃了几口。
    愤怒的男人则渐渐平静下来:“真是的,败给你了。”
    他叹了口气:“这顿送行宴好好吃吧。”
    愤怒的男人便低下头,似乎在为方才的冲动道歉。
    对面的男人又吃了几筷子,便行了一礼离开了。
    愤怒的男人则一副心情复杂的样子依旧坐在那里,望了望天花板,又叹了口气胡乱抓了抓头发。
    跋山涉水与你相遇
  • 404の睡鼠G11 10天前
    0 27
    前排吃瓜
    唔。。。我才不是受><应该。。。不是吧?
  • 云淡风清 10天前
    0 28
    吃瓜,加油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 联盟X 10天前
    0 29

    0—1
    格里芬中华分部面试室
    随着几声翻页的声音,面试官小姐的脸上似乎随之多了几分惊讶与疑惑。
    姓名:柳條诚

    性别:男

    年龄:22

    毕业学校:天朝京师大学堂
    笔试成绩:战术理论:B   战略理论:A   后勤管理:A   战场计算:B   士兵领导:A   文书评测:A    交涉评测:A   个人体能:C
    评语:很强的一位,虽说体能较差勉强到平均水平但总体而言绝对是个人才。建议录用。
    面试官仅仅只看了看总体成绩的资料便觉得不对劲,”所以您,您为什么想来格里芬呢?”这样的成绩其实只要不是有什么大过错应该大可以去更好的地方发展,本来因为晚清时期的一系列恶行就使得没多少人想去西方,而且来个这样的人反倒觉得有可能是派去西方的间谍。当然因为是中华分部,所以其实就算真的是间谍也不敢说什么,甚至很有可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直接放过去,不然若是惹到中央格里芬这种民营企业起码在内地很有可能无立锥之地了。不过世界之大无奇不有,面试官还是试探了一下。
    “我想天下太平,不论是何国何族。”
    差不多确定了,面试官脸上颇有喜色。如是中央的间谍的话,要么会编一个完全没有破绽的理由,叫人根本辨认不出是间谍来,要么暗示一番,叫这边让步。而这位却答了一个很有可能出问题的回答,毕竟天朝官吏是在这世界出了名的严谨,绝不会这样回答可能被怀疑或是任何有可能有漏洞的回答。至于其他势力,想在当朝搞事大概是痴人说梦吧,天朝被认为是天下治安最好的国家,总部甚至曾考虑过迁部。
    “很好,你被录取啦。”本来这样的人才就不想放过,但如今没有顾虑自然非常快的录用了。
    柳條诚愣了一下,“这就完啦?未免太简洁了吧。小姐,你确定没有搞错?我是第一次到这里面试啊。”当然柳條诚是真的没想到一下子就完了。
    面试官小姐则眯着眼睛,“怎么,还不满意?你还想干什么?”(我也想早下班啊,反正这人多半没问题,还很有潜力,赶快应付完了算了。)“你完全符合格里芬招收人员的标准,也不像是反中央的样子,所以我以我面试官的身份判断你被录取了,之后签些文件,明天到人事部报道。”(摆手)

    “额,是!”柳條诚是真没反应过来,只是傻傻的答应了。

    “奥,对了。恭喜,相信你之后一定会很快功勋卓著的。”说完例行恭维的话便又摆了摆手赶人走了。

    柳條诚就迷迷糊糊的离开了中华分部。

    走到大街上才缓过神来,大喊道“到底怎么回事啊,这就完了?”街上的人都无言的注视着这无礼之徒。感受到视线后,柳條诚便僵硬的给周边的人赔了笑脸急忙又往格里芬赶。

    面对冲进面试室的柳條诚,刚整理好东西准备下班的面试官小姐就愣了,“你回来干什么?”面试官小姐像方才柳條诚一样傻眼了。

    “那个请您给我说一说,怎么回事,我想面试不会这么简单吧?!”

    柳條诚气势汹汹的冲到面前,面试官则像没上机油的机器略显僵硬,花两秒钟整理心情后强行摆出职业微笑,”你,你在说什么啊?我不是已经说了吗?你被录取了,明~天~再~来!”面试官用显而易见掺杂着恼怒的感情威慑道。

    然而面试官只有一米六不但因为比柳條诚矮一头,让旁人看着像孩子在发脾气,但更重要的是柳條诚完全一副想一巴掌扇上去的样子。“请您认真一点,我想您应该不希望被称为玩忽职守吧。”柳條诚冷冷的回应着,柳條诚想着要不要趁机查查这家伙,本来能迅速通过柳條诚也很高兴,但又嗅到了一丝仓促了事的急促感,似乎有什么急事而急于了事,对他来说实在是不叫人放心。但要是能查出什么把柄做威慑那就安心多了。心中盘算这些失礼的想法。当然本来用不着这么麻烦,但他的作风就是如此。

    对面冷冷的发言似乎泼了盆冷水,面试官小姐似乎注意到自己态度不对又似乎想到了什么便似乎冒出点冷汗,“失,失礼啦。这个……”一边盘算着要重点调查面试官的哪一方面,一边又抱以微笑得问道“您有什么问题吗,小姐?”柳條诚稍稍皱了皱眉。

    “这个……”面试官小姐转移了视线似乎不大擅长说谎的样子,柳條诚在心中思量一番,面试官显然不对劲,柳條诚实在不想刚入职就有所纰漏。是离开调查,运用人脉找把柄合适,还是现在巧用所学的纵横之术来直接套话合适?柳條诚思量着……

    甲.离开去调查 乙.留下来套话

    (欢迎选择)

    采取喵呜选择:甲乙兼有

    我为什么要选呢?柳條诚自己忽然觉得自己对人分析有点生疏,比较这两者完全可以兼得,那么,复习一下纵横之术吧。

    虽说这次没有准备工作,但柳條诚自认为认人的能力还是不错的,如果依经验而断的话,这次的“对手”不出意料的话是个破绽颇多的人,哪怕还什么都没说就已经猜出来大概。

    「那么小姐,能请您说一下您为什么要简化面试手续呢?」

    面试官小姐还是稍显僵硬,又似乎想到了什么,便破罐子破摔般把手中的包一甩,收起手中稍稍显大的手机,而包则像只有两层布一样只发出了‘啪’的一声,面试官叹了口气便坐下来。

    「我觉得你可以通过面试,仅此而已。」

    柳條诚则扬了扬眉,「您似乎有什么急事呢~」

    面试官则似乎抓住机会一样立马拍着桌子站起来,「没错!懂事的话就给我起来!不然信不信我让你这次面试…」

    还未待说完就被打断「你其实是想去趁着B区大减价购物吧?」

    「……」无言即是肯定。

    好吧,这家伙看来不是一个有什么重大隐情的人,而是一个表里如一的”孩子”,这人意外的蠢呢。柳條诚表情从疑惑变成了平日的冷漠。

    「这个……额……」面试官小姐似乎想维持已经不再的威严,拖延般地摘下眼镜擦起来,然而急躁的内心看起来并没有注意到擦眼镜的速率显然超出了“擦眼镜”的范畴。

    嗯,似乎还想辩解但还没有腐朽到厚颜无耻的地步。柳條诚稍作思考……

    「小姐,能让我陪同吗?」

    「咦?咦?」

    「小姐,我没有兴趣在小事上阻挠他人去做她的急事。不过能请您准我随您吗?面试在路上进行就好啦」

    「这……」

    「由我帮你来拿东西吧!」

    「好就这样啦,你真是个好人!」

    柳條诚注意到面试官小姐的架势似乎有点后悔方才的决定。

    我会从你这嘴里撬出相应的代价的!

    最后于 5天前 被联盟X编辑 ,原因: 调整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喵呜 10天前
    0 30
    叙事节奏太快了喵。。。
    还有很多细节都没处理。。。
    联盟慢点写喵。。。
    这只喵很懒,不如我们。。。
  • 联盟X 10天前
    0 31
    喵呜 叙事节奏太快了喵。。。 还有很多细节都没处理。。。 联盟慢点写喵。。。
    那么第一个节点出现啦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联盟X 9天前
    0 32
    404の睡鼠G11 前排吃瓜
    大节点呢,你们就不说说什么吗?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404の睡鼠G11 9天前
    0 33
    联盟X 大节点呢,你们就不说说什么吗?
    抱歉,暂时还没看懂,在等一两个章节?
    唔。。。我才不是受><应该。。。不是吧?
  • 联盟X 9天前
    0 34
    404の睡鼠G11 抱歉,暂时还没看懂,在等一两个章节?
    0-1写了一半,接下来如何走向?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404の睡鼠G11 9天前
    0 35
    联盟X 0-1写了一半,接下来如何走向?
    唔。。。按自己感觉来吧
    唔。。。我才不是受><应该。。。不是吧?
  • 404の睡鼠G11 9天前
    0 36
    联盟X 0-1写了一半,接下来如何走向?
    我不太擅长选走向,因为我都是一鼓作气写完的,建议找其他人
    唔。。。我才不是受><应该。。。不是吧?
  • 404の睡鼠G11 9天前
    0 37
    404の睡鼠G11 我不太擅长选走向,因为我都是一鼓作气写完的,建议找其他人
    拜此所赐我就没写过长篇
    唔。。。我才不是受><应该。。。不是吧?
  • 联盟X 9天前
    0 38
    404の睡鼠G11 我不太擅长选走向,因为我都是一鼓作气写完的,建议找其他人
    就当galgame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404の睡鼠G11 9天前
    0 39
    联盟X 就当galgame
    精准踩雷了解一下?
    唔。。。我才不是受><应该。。。不是吧?
  • 联盟X 9天前
    0 40
    云淡风清 吃瓜,加油
    来选项啦!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联盟X 9天前
    0 41
    清风染睫 错在写古文有点迷啊,哈哈哈哈
    来选项啦!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喵呜 9天前
    0 42
    其实按照前文主表现出来的大致性格,他是有可能先套话,然后运用人脉去找信息,再整理出完整情报的喵。。。
    所以某喵选C~
    这只喵很懒,不如我们。。。
  • 联盟X 9天前
    0 43
    喵呜 其实按照前文主表现出来的大致性格,他是有可能先套话,然后运用人脉去找信息,再整理出完整情报的喵。。。 所以某喵选C~
    你真他娘是个人才,就这样啦!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404の睡鼠G11 9天前
    0 44
    从此,联盟陷入了无尽的更文地狱。。。
    唔。。。我才不是受><应该。。。不是吧?
  • 喵呜 9天前
    0 45
    404の睡鼠G11 从此,联盟陷入了无尽的更文地狱。。。
    反正某喵只是想剧情喵~(抱住G11)
    这只喵很懒,不如我们。。。
  • 联盟X 9天前
    0 46
    清风染睫 0—0 “哦?所以你决定要去参加那什么格里芬吗?”男人一手摆弄着手中的酒杯,一手托着下巴。 “明明在天朝就挺好啦,怎么还想出国?”男人猛然放下酒杯,甩出些许酒水,撒出的酒水渐渐浸湿了桌布,男人眼睛 ...
    0—1就这样啦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联盟X 9天前
    0 47
    404の睡鼠G11 从此,联盟陷入了无尽的更文地狱。。。
    0—1看起来有什么问题吗?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404の睡鼠G11 9天前
    0 48
    联盟X 0—1看起来有什么问题吗?
    我看不出来,建议找更强的大佬
    唔。。。我才不是受><应该。。。不是吧?
  • 联盟X 9天前
    1 49

    0—2
    “小姐,能先请等我一下吗?我还有点事要做。”柳條诚一脸歉意地对面试官说道。
    “没关系啦,正好我也要回家一趟,这样吧,现在差不多下午三点多,等到四点到B区广场哟!我可一直都是一个人买买买哟,这次终于有人愿意给我提包啦…不对,这是‘特殊面试’!对,特殊面试!”(内心:这家伙开关打开了呢,性情变得未免也太厉害了吧。)
    “好,对了。敢问小姐芳名?”
    『在线征集格里芬中华部面试官小姐姓名』

    此处取睡鼠的提议:艾茜

    “艾茜,我叫艾茜!”艾茜回首对柳條诚微微一笑。

    “那么艾茜小姐,待会见。”柳條诚也对她一边挥挥手一边笑。

    待艾茜的身影远去后柳條诚便缓缓收起了笑容,(希望能问出有用的情报吧)

    接着柳條诚就急忙赶回去做准备了。

    片刻后……

    柳條诚做好准备,来到了B区的广场。B区人潮涌动,这里总是如此,在柳條诚最初到这儿的时候就是如此,虽说那时不如现在繁华多元,但当年热情的碰杯声深深的印在自己的脑海里,尽管最近没空来这了但他依旧对这里念念不忘。这时柳條诚被众多大楼广告中一个格里芬的广告吸引了他的目光。

    timg.jpg

    那是格里芬总部最近推出的活动,似乎叫做“深层映射”。虽说此时的他怎么也想不到后来与这中的一个人形的关系,但那上面的两个人便在此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此时凭直觉忽然又感受身后到一股列入今日重点名单的气息,柳條诚便回头微微一笑。

    「来的很早嘛,艾茜小姐。」

    身后的人则像个孩子似的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

    「没你早啦,我们快走吧。」

    柳條诚打量了一下艾茜,换掉了格里芬标准的制服变成了套休闲的便服,原本的辫子似乎重整了一遍,背上多了一个实在称不上小的空背包,两手都不闲着,一边中挎着之前的提包,另一边还拿着稍大的手机,结合这冲锋般的动作使柳條诚想起了某个从非人道研究机构逃出来拥有全知天使的漫画家女士(?)。

    「艾茜小姐果然很漂亮呢~」心想先试着让对面心情好一点便保持着笑脸说道。

    「咦?谢,谢谢……」似乎是没想到会说这话,脸上有点点发红。

    如果不是比我还厉害的表演者这次应该不会太困难。

    「那么我们走吧!」柳條诚拍拍艾茜的肩。

    「好!」艾茜则从宕机中迅速恢复回来又充满了活力。

    嗯,这家伙果然和查到的资料相符,虽然因为父亲是格里芬前线的老职员加入了格里芬,但这是因为经验不足吧,被安排到了几乎闲得慌的华夏呢。

    「还有不要加什么“小姐”嘛,直接叫我艾茜就行啦!」艾茜边走边说

    「哦?那真是荣幸呢(行礼)」

    艾茜笑着看了看柳條诚,「你这是个怪人呢~这么好成绩~为什么来格里芬呀?」

    「由你来说有点奇怪呢,不过我不是说了嘛,我想为天下…」

    「如今中国这“天下”大多指中国境内哦,谁要管那帮失礼的蛮夷啊?」艾茜挺起不大的胸摆着手打断了。

    「你……明明也不是汉人嘛。」

    「哼~蛮不蛮夷看的不是民族,是礼教!我可是经过天朝正统的教育哦!才不是那些无礼之徒能比的,我是读书人。读书人的自豪和“酸”劲先生可是教过的噢!」说着艾茜甩了甩头上的金长辫。

    柳條诚笑了笑「失礼啦,你说的对,不看民族,不看民族。不过呀,我还是想……」

    「到了!」艾茜直接打断道。

    (似乎中央的教育不是很透彻呢……)柳條诚继续抱以微笑。

    「你看这!最新的希尔手办哦!还有这……」

    柳條诚知道,接下来得等段时间啦。

    又片刻后……

    「没事吧,你脸色不大好呢」

    「没事没事,就这点重量算什么嘛,还没我初中书包重,呢。」柳條诚脸色确实不大好,且不说等艾茜两三个小时对他而言完全乏味的购物,这装满的巨大背包,以及捧着高接近两尺的ACG物品。

    尽管其实可以分一些给艾茜的他自己觉得无用的矜持阻碍着他。话说,这小混帐之前一个人怎么搬这么多东西的。原本还想着靠“面试”得点信息,但如今实在没这余裕了。

    「谢,谢谢你呢,平时我因为拿不了太多东西都只买一点,可想到如今你在就……不由自主的买多了一点。」

    ao~原来是买多了一点,这原来是“一点”呢。好,小混帐,看我之后怎么治你!

    「不,不如这样吧,我们先吃晚饭吧,时间也不早了。休息休息吧。」艾茜似乎显得有点僵硬,大概是还良心未泯吧。

    「要是摔坏这些东西就不好了呢!」

    ?woc?

    最后于 7天前 被联盟X编辑 ,原因: 更新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联盟X 9天前
    0 50
    404の睡鼠G11 我看不出来,建议找更强的大佬
    又一次为起名所困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喵呜 9天前
    0 51
    联盟X 又一次为起名所困
    某喵的起名建议是:巭孬嫑莪  喵~(抱起G11就跑)
    这只喵很懒,不如我们。。。
  • 404の睡鼠G11 9天前
    0 52
    喵呜 某喵的起名建议是:巭孬嫑莪 喵~(抱起G11就跑)
    唔。。。色喵呜(也不错呢)
    唔。。。我才不是受><应该。。。不是吧?
  • 喵呜 9天前
    0 53
    404の睡鼠G11 唔。。。色喵呜(也不错呢)
    喵!(敲头)
    这只喵很懒,不如我们。。。
  • 404の睡鼠G11 9天前
    0 54
    唔。。。
    取名:艾茜(我才不是暗示某氪林娜)
    唔。。。我才不是受><应该。。。不是吧?
  • 404の睡鼠G11 9天前
    0 55
    喵呜 喵!(敲头)
    喵呜要早点睡呐,明天可就要上学啦
    唔。。。我才不是受><应该。。。不是吧?
  • 喵呜 9天前
    0 56
    404の睡鼠G11 喵呜要早点睡呐,明天可就要上学啦
    嗯嗯,某喵知道了喵~(蹭蹭揉揉)
    这只喵很懒,不如我们。。。
  • 联盟X 8天前
    0 57
    404の睡鼠G11 唔。。。 取名:艾茜(我才不是暗示某氪林娜)
    准啦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404の睡鼠G11 8天前
    0 58
    联盟X 0—2“小姐,能先请等我一下吗?我还有点事要做。”柳條诚一脸歉意地对面试官说道。“没关系啦,正好我也要回家一趟,这样吧,现在差不多下午三点多,等到四点到B区广场哟!我可一直都是一个人买买买哟,这次终于 ...
    睡鼠是外号,G11是本名,所以说要么叫我睡鼠,要么叫我G11啦
    唔。。。我才不是受><应该。。。不是吧?
  • 联盟X 8天前
    0 59
    404の睡鼠G11 睡鼠是外号,G11是本名,所以说要么叫我睡鼠,要么叫我G11啦
    等等,等我写完0—2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小无 8天前
    0 60
    大佬大佬
    一条懒狗
  • 云淡风清 8天前
    0 61
    来了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 联盟X 8天前
    0 62
    404の睡鼠G11 睡鼠是外号,G11是本名,所以说要么叫我睡鼠,要么叫我G11啦
    艾茜是不是傲娇呢?undefined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欧派兽 8天前
    0 63
    先奖励一级精华
    听说有人看帖不回帖?在吗?克格勃查水表!卢比扬卡包吃住!
  • 404の睡鼠G11 8天前
    0 64
    联盟X 艾茜是不是傲娇呢?undefined
    这个得看你啦,毕竟我不了解你的剧情发展路线
    唔。。。我才不是受><应该。。。不是吧?
  • 联盟X 8天前
    0 65
    404の睡鼠G11 这个得看你啦,毕竟我不了解你的剧情发展路线
    总体影响微乎其微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联盟X 8天前
    0 66
    不过有可能因此在2或3章埋下伏笔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404の睡鼠G11 7天前
    0 67
    联盟X 不过有可能因此在2或3章埋下伏笔

    傲娇受,天然攻,你想她是攻是受?
    人物塑造别找我。

    唔。。。我才不是受><应该。。。不是吧?
  • 喵呜 7天前
    0 68
    看了前面的部分,感觉艾茜是那种遇到陌生人话不多,但一旦熟悉起来或者有共同话题就特别活泼的那种喵。。。(抱住G11)
    这只喵很懒,不如我们。。。
  • 联盟X 7天前
    0 69
    喵呜 看了前面的部分,感觉艾茜是那种遇到陌生人话不多,但一旦熟悉起来或者有共同话题就特别活泼的那种喵。。。(抱住G11)
    真是内在呢,会不会黑化?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喵呜 7天前
    0 70
    联盟X 真是内在呢,会不会黑化?
    这得看联盟想的剧情喵~
    这样的人一旦黑化就很难掰回来喵。。。
    但如果想要单纯下去就很容易在不经意间攻略心思复杂的人喵。。。
    这只喵很懒,不如我们。。。
  • 404の睡鼠G11 7天前
    0 71
    死宅一面墙,北京一套房。2333
    唔。。。我才不是受><应该。。。不是吧?
  • 404の睡鼠G11 7天前
    0 72
    喵呜 这得看联盟想的剧情喵~ 这样的人一旦黑化就很难掰回来喵。。。 但如果想要单纯下去就很容易在不经意间攻略心思复杂的人喵。。。
    这样单纯的人其实很容易黑化的,失去了自己认为重要的人/物,很容易钻牛角尖导致黑化。
    所以看样子后期黑化几乎是确定的事
    唔。。。我才不是受><应该。。。不是吧?
  • 喵呜 7天前
    0 73
    404の睡鼠G11 这样单纯的人其实很容易黑化的,失去了自己认为重要的人/物,很容易钻牛角尖导致黑化。 所以看样子后期黑化几乎是确定的事
    而且很多时候黑化只有最信任的人才有可能掰回来喵。。。(揉揉)
    这只喵很懒,不如我们。。。
  • 联盟X 7天前
    0 74
    施工啦,我已经大致想好0卷到2卷的内容啦!就是时间大概会很紧凑,来不及写。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联盟X 7天前
    0 75
    喵呜 而且很多时候黑化只有最信任的人才有可能掰回来喵。。。(揉揉)
    话说0卷显不显得冗长乏味?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404の睡鼠G11 7天前
    0 76
    联盟X 话说0卷显不显得冗长乏味?
    还好啦,你是没见过我之前写的,长到我自己都看不下去,直接删了
    唔。。。我才不是受><应该。。。不是吧?
  • 联盟X 7天前
    0 77
    惊了,我在被疯狂卡爆,最好再开一坑了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联盟X 7天前
    0 78
    我要哭了,改个错字花了十分钟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联盟X 7天前
    0 79

    0—3
    「开玩笑啦,快去家餐厅休息休息吧。一起吃晚饭吧!」看着柳條诚笑容第一次僵硬到这等程度似乎恶作剧成功了一样,笑嘻嘻地拉着“小柳山”往餐厅跑。

    「哦~」当放下诸多“货物”的时候终于似的发出了如释重负的叹息声。自己又一次很清楚地理解到和自己的某些同学相比在体育锻炼上自己是完全不占优势的。

    不过如今差不多可以跟对面好好“面试”了吧。

    「我点菜了哟,是这里的特色菜哦!」

    「嗯~不过我们边吃边面试吧?」

    「咦?面试,什么面……a,ao~对,对,面试。我们是来面试的!」

    这家伙果然是个傻白甜吗……倒也没什么违和感。

    「ken嗯~那么先告诉我你来格里芬的理由吧。」

    「不是说了嘛,我想为天下守太平。」

    「真是的,这种理由吗?」

    「是啊,就为了这。」

    「倒也不是不行啦……」

    「然后呢?就不问问别的吗?」

    「嗯~你的梦想是什么?」

    「这话我怎么觉得很耳熟啊,一者我希望中华复兴,二者则是天下安宁,……大致如此吧」

    「ao(吃菜中)」

    「小姐,请认真面试。」

    「哎呀,没事啦。你肯定能通过啦(吃菜中)嗯(咽)喜欢什么呢?」

    「历史和acg吧」

    「哦?不大沾边的两样呢(夹菜)」

    「(冷漠的眼神)是啊,不过确实如此。」

    「家庭成员如何?」

    「父母安康,有两个表兄一个表妹。」

    「ao~(咽)我记得你家里还有人在官府里任职是吧?」

    「小官罢了。」

    「嗯~不要这么严肃嘛,你也随便说说啦。」

    「我觉得面试不应随意。」

    「哎呀~行啦行啦,你通过啦。本来中华区的面试就是说说罢了。干嘛这么认真嘛。」

    「这似乎不是作为面试官该说的呢。」

    「无妨啦……」

    忽然柳條诚的手机铃声响了。

    「抱歉小姐,能让我出去一下吗?」

    「都说啦不要叫我小姐啦。当然,随你便啦。」

    柳條诚连忙往外面走,艾茜则一脸欣然地吃起来柳條诚那边几乎没动的菜。

    柳條诚片刻便回来了,手里还拿了瓶酒。

    「怎么啦?」

    「没怎么朋友说有事叫我自己庆祝进入格里芬吧。」

    「哦,你(吃菜),很有自信嘛,面试都没完朋友就给你准备祝贺啦?」

    「那是他们擅自搞得罢了。」

    「哦?那这酒是?」

    「虽说只是形式的,但我想也顺便庆祝一下吧,虽说不和他们一块啦。嘛~就像中秋象征性地吃几个月饼一样。」

    「哦!和我?」

    「嘛,虽说不大正经但你是我的面试官嘛,我就请您一顿啦!」

    「好好好好好!」(两眼放光)

    柳條诚微笑着打开了酒瓶塞。

    「不过艾茜小姐应该不怎么能喝酒吧,随便喝点就行啦。」

    说着柳條诚到了一小杯酒,五指抓住杯口把酒杯提了过去。

    「说什么呢,别以为女人喝不了酒哦!」

    说着艾茜把酒一饮而尽,立马又把酒杯伸到柳條诚面前。

    「再来一杯,不要看不起女人!」

    「(笑),行啦。艾茜小姐不要再喝了,会醉的。」

    说着柳條诚则再倒了点酒,并以方才的动作把酒杯送过去,不过这次酒杯里只有一点点酒。

    艾茜似乎把这行为理解为她只能再喝这么一点了。于是又用方才的姿态一饮而尽。

    「胡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会醉呢!你以为我什么人啊!再来!」艾茜像孩子一样挥舞着手臂表示愤慨。

    柳條诚这次则默默倒了一大杯用同样的动作把酒杯送了过去,不过酒杯接触桌面的时候却发出了稍显沉重的声音,柳條诚似乎在说我敢打赌妳喝不了这杯。

    艾茜依旧像上次那样一饮而尽,一脸清爽的表情似乎在骄傲跟柳條诚赌赢了。不过本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有点脸红且心态不同以往。

    「怎么样~我说我能喝吧~嗯?」

    「不,不要再喝了。你真的要醉了。」

    说着柳條诚就把酒瓶拿走藏到身后。

    「你起来!我还能喝!你是不是因为我矮就把我当小孩子啦!我告诉你,这世上不存在这么睿智的孩子!」

    说着艾茜硬是将酒瓶夺走,豪迈地仰头喝起来。既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异常也没有注意到柳條诚脸上稍稍扬起的嘴角。

    最后于 5天前 被联盟X编辑 ,原因: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联盟X 6天前
    0 80
    今天更新应该不会太多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联盟X 6天前
    0 81
    404の睡鼠G11 还好啦,你是没见过我之前写的,长到我自己都看不下去,直接删了
    今天怎么没人啊?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404の睡鼠G11 6天前
    0 82
    联盟X 今天怎么没人啊?
    也没什么需要发表意见的呀
    唔。。。我才不是受><应该。。。不是吧?
  • 喵呜 6天前
    0 83
    这剧情容易让人想歪喵。。。(抱紧G11)
    这只喵很懒,不如我们。。。
  • 404の睡鼠G11 6天前
    0 84
    喵呜 这剧情容易让人想歪喵。。。(抱紧G11)

    缩在喵呜怀里,晚安。

    唔。。。我才不是受><应该。。。不是吧?
  • 喵呜 6天前
    0 85
    404の睡鼠G11 喵呜 这剧情容易让人想歪喵。。。(抱紧G11) 缩在喵呜怀里,晚安。
    晚安喵~(蹭蹭)
    这只喵很懒,不如我们。。。
  • 星辰乄 6天前
    0 86
    天朝这个名字有点出戏。。。。。要么就用华夏,要么就直接中华。。。。。。天朝在某个层面来说不是个好词语。。。我国除旧如今敬天尊天但不作天,朝这个字也不乱用的。。。。。君见臣是召,臣见君是朝,这都是老说法了。。。。而且听着好羞耻。。。。。。叫华夏还能有点代入感。。。
    ★你说过: 星星听的懂, 我的愿望。
  • 联盟X 5天前
    0 87
    星辰乄 天朝这个名字有点出戏。。。。。要么就用华夏,要么就直接中华。。。。。。天朝在某个层面来说不是个好词语。。。我国除旧如今敬天尊天但不作天,朝这个字也不乱用的。。。。。君见臣是召,臣见君是朝,这都是老说法 ...
    那不过是随口说说罢了,这并非严谨的书面小说,天朝仅仅是一个词罢了,并非有什么别的用意。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联盟X 5天前
    0 88
    什么什么想歪啊?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404の睡鼠G11 5天前
    0 89
    唔。。。
    内个。。。。

    喵呜你来解释吧(脸红ing)
    唔。。。我才不是受><应该。。。不是吧?
  • 联盟X 5天前
    0 90
    喵呜 这剧情容易让人想歪喵。。。(抱紧G11)
    ????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联盟X 5天前
    0 91

    0—4
    「哎呀~艾茜小姐真是厉害呀(笑)」
    「哼哼,当,当然啦。哎?」
    艾茜刚往前踏了一步便失去了平衡。

    柳條诚顺势笑着一把抱住扑到的艾茜。

    「那么艾茜小……不,艾茜。既然你这么厉害我可得给些奖励呢~(笑)」

    「你,你说得什么奖励啊!」

    似乎想到了什么艾茜原本就红的脸忽然又更红了。

    「你说呢~」

    柳條诚用熟人听到很有可能昏过去的话贴着艾茜耳朵往里面灌。

    「咦~我,我拒绝!我不要!」

    艾茜用极其微弱的力道推柳條诚的胸口,而她似乎并非是真的拒绝,语气也越来越弱。她如果是平时的话一定会发觉异常,但现在的她大脑乱哄哄的,脑内其中还偶尔插入些许中央禁止的内容。

    「嗯哼?我可什么也没说哦。难道艾茜是那~样的人吗?(笑)」

    「你,你坏蛋!」

    现在艾茜脑中差不多真的宕机了,身体也像块布丁一样软。

    「呵呵,说笑呢。我怎么会做那种事呢?」

    「咦?」

    说着柳條诚从刚才抱这的姿势换成了双手按住艾茜的肩,与之对视的动作。

    「艾茜,你不是嫌我严肃吗?我们好好聊聊吧。(笑)」

    「这,这种时候放置play,你恶魔吗(小声)」

    「艾茜~」

    「是,是…」

    艾茜似乎脑袋出毛病了,刚讲话就卡壳了。

    「不要这么,紧张嘛。(笑)」

    柳條诚又将动作换成搂着艾茜,艾茜后背感受着柳條诚的胸口,柳條诚贴着艾茜的耳朵说着。

    「嗯…」

    艾茜似乎依旧精神恍惚。

    「艾茜觉得格里芬怎么样啊?」

    艾茜红着脸望了望天花板,似乎在想什么。

    「挺好啦,大家都很热情。虽说上面人偶尔吵起来但至少中华的格里芬都很好啦。」

    「哦~是嘛。」

    柳條诚似乎饶有趣味地听。

    「呐,艾茜平常都干什么呢?」

    「我啦,平时就四处帮帮忙啦。格里芬是安全承包商,在华夏差不多可以说就是个摆设啦。设立我们这边就是为了保证后勤补给啦。」

    「哎~艾茜,你不是面试官吗?怎么像帮工一样啊?」

    「哎呀~,面试官是兼职罢了,华夏部总共才几百员工,大部分都搞后勤分配啦。像我这样的还兼任人事调动,和梯队指挥。虽说全华夏在这里的就一个梯队就是啦,不过即使这样我还整天无所事事,偶尔就acg能花我点时间,平时我都闲的心慌。」

    「哦?你原来也是指挥官啊。不过你就这么闲吗?」

    「都说啦,这年头没几个中国人想来格里芬。人事调动几乎没有。也就你这怪胎还,啊~♀」

    (抱紧)「艾茜这么说我可是很伤心哦,说来艾茜有男朋友吗~」

    「唔,你问这干,咦~♀」

    「(抱紧)问问罢了。」

    「没,没有啦。这里几乎整天不见人那来什么男朋友嘛。」

    「(笑)是吗,那么说我也有机会啦?」

    艾茜,原本就红的脸似乎诠释了“蒸汽姬”的定义。

    「唔♀……」

    怎么不说话啊,我是不是太过火了。

    最后于 3天前 被联盟X编辑 ,原因: 调整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喵呜 5天前
    0 92
    只要歪一步就是本子剧情了喵。。。(唔住G11眼睛)
    这只喵很懒,不如我们。。。
  • 联盟X 5天前
    0 93
    喵呜 只要歪一步就是本子剧情了喵。。。(唔住G11眼睛)
    某种意义上倒也没错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404の睡鼠G11 5天前
    0 94
    联盟X 某种意义上倒也没错

    Screenshot_2019-09-12-13-24-34-608_com.MyFusApp.acg.png

    窑子前线确定了?

    唔。。。我才不是受><应该。。。不是吧?
  • 联盟X 5天前
    0 95
    404の睡鼠G11 窑子前线确定了?
    施工人员:这应该不会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联盟X 5天前
    0 96

    0—5
    「嘛,艾茜呀。Boss是怎么样的人呢?」
    「嗯?老,老板的话……我印象中就是经典的退伍军人啦。人望很高然后……脑子很好使,也似乎认识不少大人物。怎,怎么啦,忽,忽然问起他来?」
    「没什么啦,那么各地的指挥官如何呢?」(抱紧)
    「嗯♀,指,指挥官他们大都是些五大三粗的人啦。我记得大部分是佣兵或军人之类出身吧。」
    「哦格里芬没什么文官吗?」(贴近耳朵)
    「有,有是有啦。但大多没什么发言权,主要领导权在老板和指挥官们那儿……」

    「嗯,挺好嘛,这样我就好办了呢(小声)~」(松手)

    「哎♀?」

    「失礼了,艾茜小姐。今天就这样吧,我送你回去。服务员,买单!」

    片刻后……

    艾茜似乎酒醒了呢,而且好像也恢复正常了。不过这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到底在想什么啊。希望不要给她留下什么不美好的回忆。

    「到了……」先前一直不说话的艾茜忽然在一门前停住,这毫无征兆的举动差点让柳條诚撞到她。

    「谢谢你帮我搬东西(小声)」

    「没事,也谢谢艾茜……小姐跟我庆祝。」

    柳條诚疲倦的脸上多了丝笑容。

    「叫我艾茜就行了。」

    「……」柳條诚只是无言地注视。

    说着艾茜就一点点从“小柳山”上卸货搬进家。当搬完最后一件时艾茜淡淡地说了一句“再见”便关门了。

    柳條诚则在门关上的瞬间脸上的表情都消失了,只是默默地离开了这里。

    而门内其实柳條诚刚转过身去就用猫眼盯着看,待柳條诚走远确认听不到这边声响的时候。

    「啊♀————,我在想什么啊!」说着艾茜没出息地在地板上打起了滚。

    嗯,似乎没留下不好的回忆,但经酒精和某物的影响留下了更加不得了的回忆。

    一小时后…

    「所以,效果如何啊?」

    「好到让人觉得性质恶劣。」

    「嗯~那就好呢。」

    「你其实往给我的弱化吐真剂里面掺了些媚药是吧(冷漠)?」

    「woc,你,你怎么知道的!」

    「(冷漠)看那边那反应加分析你神情。」

    「团长,那啥。我是这样想的,你要是能把那面试官吃掉,这样就……」

    「来人。(冷漠)」

    笑嘻嘻的男人就像笑容冻结一样。

    「我以铭古团团长的身份宣布,寒绍棠,冻结团员身份一月,期间不得使用铭古任何物质非物质资源,除紧急情况不得靠近总部百米,下去领跪板吧。」

    「等等,团长。我要见……不对!我为铭古立过功!我,我没有功劳也……」

    寒绍棠就这么被拖了下去。

    「嘛,再开个会吧。」

    片刻后铭古团的地下会议厅。

    「听说寒绍棠又被搞了。」

    「哎呀,他又胡折腾了吧。」

    「谁叫他屡教不改嘛,虽说我也希望团长能早点找个女朋友少来折腾我们了。」

    忽然这句话结束时,原本嘈杂的会议厅像方才的声音都是假的一样,只有诸多默默注视着最后说话的人的目光。

    「额———」最后那人似乎被勒住脖子一样发出了不成器的声音。他似乎注意到这里不是别处,正是团长耳目最全的总部,如是在别处说或许还没事,但在总部就……他脸色沉重的默默自己离开了会议厅,大家估计之后跪罚室会传出这家伙没出息的叫声吧。

    没过两分钟柳條诚便来了。

    「除了两个不懂事的都到齐了吧。」

    最后于 3天前 被联盟X编辑 ,原因: 调整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联盟X 5天前
    0 97
    在此征集数位指挥官姓名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404の睡鼠G11 5天前
    0 98
    窑子前线!!!?(脸红)
    唔。。。我才不是受><应该。。。不是吧?
  • 联盟X 5天前
    0 99
    404の睡鼠G11 窑子前线!!!?(脸红)
    为何第0卷就这么说啊,况且这也没做什么啊。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 联盟X 5天前
    0 100
    404の睡鼠G11 窑子前线!!!?(脸红)
    给几个名吧,要洋名。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