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晨城的二三事

miubai 2月前 586

首先声明,晨城并非现实中所有的,而是本人梦中所出现的梦境,总的来说可以大概的归于本城。

晨城是一个六边型城镇,城镇分为六大城区,城外有一铁路,铁路样貌和儿时生活过的地方相似,不同之处大约是近些年在网络上看到的。

城镇的六大城区梦中大抵都逛过一遍,但有记忆的只有那两大城区和城外的铁路,其余的较为模糊,等修补后再发。

总的来说,本帖就是一个不定时更新的散文贴,就这样,剩下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完全不知道说什么,索性什么也不说
最新回复 (15)
  • 黑衣 2月前
    0 2
    有H情节吗
    死了都要控萝莉,简称死萝莉控—萝莉赛高!
  • miubai 2月前
    0 3
    一:关于晨城公园
    总体由一条河作为主体,公园位置大概是在左上城区中心,或者说这个城区就是由晨城公园构成的。
    河的两岸有步行的道路,道路边上则是并不怎么高的土丘,土丘顶上貌似也有水源,因为看到有小溪从上流下,注入主河,还看到有幼童在小溪上如滑梯般滑下,梦嘛,常识并不适用。
    大概在公园的中段,有挂着青苔的石墙,墙头大概在我一头高的位置,左右两边的石墙不知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总之出现时四周场景变化,从公园,变成了小巷,墙边靠着刷着蓝漆的自行车,旁边贴着海报,这个一会儿讲,墙真正的高度貌似很高,所谓的高过一头,是因为更高的地方有爬山虎阻挡,不知那里有没有墙。
    海报上写的是什么已经记不清了,毕竟过的很久了,总之好像是要向里走。
    这个场景是丁字型的,要去的就是那个竖勾。
    那里是一个向上的陡峭石阶,有绿色的苔藓,和一些一年生的草本植物,这个时候还可以看到从旁边院子里伸出的树杈,接下来就是网上攀爬的枯燥故事,再次不过多赘述。
    总之过了很久,再抬头时已经不知多高了,云彩在脚下很远的地方飘荡,石阶也变成了金色,再往上是一个门房,就是那种拜菩萨前过的那种房子,窄而高长。
    里面摆着一张案桌,上面放了三样东西,一本黄册子,一打符纸,第三样东西已经不怎么记得了,好像是一颗珠子,要不然就是两根粗红蜡烛,婚礼用的那种。
    最后我选择了符纸,往下看了一眼,很高,又往上看,只见遥远的高空还有一个大殿。
    再然后我就醒了。
    第二篇明天更新,困。
    完全不知道说什么,索性什么也不说
  • 13559100412 2月前
    0 4
    大头儿子。。。陷入沉思。。。
    你眼中倒映的星辰,是我不曾见过的美好
  • 迟到君 2月前
    0 5
    紧急避孕
    可还行
  • 幻锁 2月前
    0 6
    有H情节吗
    我只是个路过的萌新,不用记住了。
  • 涙がtears 2月前
    0 7
    undefined
    北纬三十度的黑
  • 喀秋莎 2月前
    0 8
    你这城保H吗?
    贤者时间看百合番体验更好哦。
  • miubai 2月前
    0 9
    喀秋莎 你这城保H吗?
    性转算吗
    完全不知道说什么,索性什么也不说
  • 联盟X 1月前
    0 10
    喀秋莎 你这城保H吗?
    ?????
    匡扶汉室!
  • miubai 1月前
    1 11
    二:关于诡异之城
    人嘛,不一定做的都是美梦,噩梦之流也是必不可少的,目前有记忆的噩梦仅有两个而已,在这里讲一下近期的那一个
    第一个场景实在车站,也就是晨城的左边,六边形上半和下半交接的那条直线的左段,那里有一个小镇子,且终日看不到阳光。
    在梦中醒来时,人处在一个小巷子,巷子呈L型,我就在那条短边的末尾,而写L时落下的那个点就是出口,我向后看,后面是一个铁丝网,网后面是废弃纸箱之类的杂物,心下的想法是——“我从那边过来的”
    走路这一段记不太清楚了,出了小巷就看见一条铁路,天空土黄土黄的,像是终日笼罩在一层沙暴中,巷口的右边不知道是什么,那个时候没有看,对面是一个土木结构的站台,像是用来上下列车的,但我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见列车。
    巷口左边是一个商店,商店的原型貌似是我在北京某个地方偶然看见的,后来脑补出现的。
    “商店什么都卖”,这是我在商店门口的想法,在梦中再怎么奇怪也都已经见怪不怪的,我向里走去。
    向里走,进门时我的左手边是一个收银台,收银台很旧了,上面也有点脏兮兮的,并不是油污的脏,而是笼着一种土黄土黄的颜色,收银台的位置就是在超市结账时的位置一样,在短的那边放商品,然后到长的那边把东西拿走,结账走开,就这样,没什么不正常的,不正常的是等着结账的两个人,他们拍成队站在那里像是在等待前面的人结账,但前面没有人,两个人手里也没提东西,甚至柜台里貌似都没有人,又或者有一个干瘦干瘦的人垂手站着,记不清楚了。
    两个人因为没有注意看的原因,也有可能他们本就那样,都是一层暗影,黑漆漆的,我没有一点犹豫,淡定的继续向里走,绕过队尾,向右一拐走到头,那里有两扇土黄土黄的玻璃窗。
    按理说,我现在和铁路应该是平行的,因为铁路是南北双向的两行,我现在也朝向南边,但透过土黄的窗户,我分明隐约间看见了铁路,还是那句话,梦嘛,见怪不怪才是常态,我一点不在意,扭头就背对着窗户挑选商品了。
    最顶上和第二行没看到,不知道放什么,第三行放着牙签,本子和一些肥皂之类的,第四行没注意,第五行也就是最下面那一行放着薯片和虾条,就那种用白色的不透明塑料袋包装的,厚片蓬松薯片,我挑了一包蕃茄味的薯片拿着,去往柜台结账。
    柜台变了,朝向变了,出口也变了,本来出口对着铁路,现在也对着铁路,但我没有拐弯,进来时我拐了两个弯,一个是绕过队尾往右拐,一个是挑选商品往左拐,出来时应该先往右拐再往左拐,但我只往右拐便看见了出口的玻璃门,少了一个弯。
    但这不是什么事情,见怪不怪嘛,无所谓了,走到收银台前,把薯片放下,从兜口里拿出一部手机,扫码支付,可以,很与时俱进。
    支付是电量大概在百分之七十左右,拿着薯片出来后再打开,就变成了二,百分之二。
    我想了一句什么,记不清楚了,然后我拆开包装,吃起薯片,背后,就是那块土黄土黄的玻璃,而左边则站着两个中年男人,一个穿着卡其色衬衣和牛仔裤,另一个没看清楚。
    吃了一些,不知不觉间天变暗了,最后黑漆漆,抬头想看看为什么没有光时,就发现场景变了,铁路还是铁路,背后的商店还是商店,铁路上的黄沙消失不见,两边也变成了沥青马路,对面的柜台变成了一家干洗店,然后就看见一个小男孩跑过来在我面前哭,说他找不到他妈妈了,很劣质的情节不是吗。
    我手中的薯片早都消失不见,我拉着男孩的手,任由他把我拉到对面,场景再次变换,脚下原本的沥青路面变成了碎裂的水泥路面,裂缝中还有些杂草生长,原本的干洗店也变成了一个看着就很旧的,锈迹斑斑的卷帘门。
    门很宽,两扇,我的右手边,和我面前的卷帘门离的不远处还有一扇,相比是联通着同一个房间。
    小男孩不知何时已经挣脱了我的手,跑到门的左边,那里有一个机械拉杆,他把拉杆拉下,卷帘门吱吱嘎嘎的升了起来,里面貌似是一个废旧车的回收地,也有可能是一个车库,但里面全部都是废旧车辆了。车辆的摆放呈现出一个瘦长的回字形,也就是墙边码着车,中间也放着车,组成了一个大口套小口的样子,我进去后直走到头,拐弯再走,再拐再走,到头再拐,等于说是绕着小口绕了大半圈,扭头时就看见小口中间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束阳光,貌似是从房顶的破洞照下来的,而阳光所照之地,是一个用几根火车轨道拧成的尖锥,中间的那根上串着一只硕大无朋的蜘蛛,它早已死亡多时了,小男孩也消失不见。
    我从第二个卷帘门那里出来,场景又变了,变回了第一个场景,当然,背后的废弃车场还在,而我也看见了从小巷出来时,我没看见的,右手边的景象,那是一个门,铁门,双开,就那种中世纪城门缩小一些,然后换成铁网的那种构造,它被锁着,用几根钢筋,钢筋上还串着三个人,那两个中年男人,和那个小男孩,男孩手中还抓着一张纸,上面写着“不拯救我的话,这里还会被挂上人”这句话,我扭头再跑回废旧车场,那只蜘蛛变成了彩色,然后我就醒了。
    第三话想好了再更,更个做梦性转的小故事。
    完全不知道说什么,索性什么也不说
  • 欧派兽 1月前
    0 12
    奖励三级精华并全站置顶一阵子
    1:管理员给你移区后会显示移到了你之前发帖的区。 2:点击我作为楼主发帖时一楼下的图片签名,可以跳转到站规教程贴。 3:多次水贴水回复会封号哦? 4:不知道回什么的时候就点“里世界专属”,一键随机生成几种回复内容。 5:祝你在里世界玩得愉快!
  • miubai 1月前
    0 13
    三:关于铁路
    大半夜无事可做便把这个写出来好了,应付一下。
    梦醒时人便站在铁路上,而我则变成了一个小姑娘。
    样貌不好形容,若要找一个相似的,和少女波子汽水中的驹子相似。
    身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头发好像是黑色的。
    我在梦中苏醒时就可以看见晨城,以此可以推断我身处晨城的后方,这个推断是我在梦中判断的,所以不要喷我,要喷喷“我”去。
    在原地愣了大概一分钟,就听见有人喊我,我便向前跑了几步,前方突然出现了几个孩子,有大有小,这里说的是年龄,都是女孩子,然后她们带着我在铁路爬高上低,反正就是玩耍,再后来就醒了。
    一个很简短的梦,原因是这是我上课时做的,英语属实听不进去,趴那里睡觉,结果就做了这样一个梦。
    明天更新一个奇怪的梦境节日吧,这个梦我记得蛮清楚的,因为这是我做过的为数不多的“连续剧”这个节日就是——裸体节。
    完全不知道说什么,索性什么也不说
  • 云淡风清 1月前
    0 14
    加油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 暮夜子梦 1月前
    0 15
    喀秋莎 你这城保H吗?
    买瓜是吧!开始怕了
    请不要误会,我只是偶尔女装的男孩子。
  • silhouetters 1月前
    0 16
    dd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 ACG里世界
      17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