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萧炎穿越到了斗罗世界(转自知乎)

革子令 10月前 1487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50002450/answer/1792524313]


每天早上,老杰克都会把新的订单送到这间破屋子里。在村头地位置,三间土坯房在整个村子里可以说是最简陋地了。正中大屋顶上,有一个直径一米左右地木牌,上面画着一个简陋的锤子,锤子在这个世界最广泛的代表意义指的是铁匠。


没错,屋子里便是村子里唯一一名铁匠。


“唐昊,又有订单了。”老杰克叹了口气。


屋子里躺着的那人就是唐昊,破损地袍子穿在身上,上面甚至连补丁都没有,露出下面古铜色地皮肤,原本还算端正的五官却蒙着一层蜡黄色,一副睡眼朦胧地样子,头乱糟糟的像鸟窝一般,一脸地胡子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日子没有整理过了,目光呆滞而昏黄,尽管已经过去了一晚,但他身上那扑鼻地酒气还是令老杰克不禁皱了皱眉头。


唐昊曾经有一个 儿子,老杰克现在还记得他的名字:萧炎。那孩子刚来到这里时,对任何人都是冷冰冰的样子。老杰克心疼萧炎,连续包了他几年吃穿,这才让萧炎对他的目光温暖起来。可是后来,萧炎觉醒了武魂,唐昊依旧对他一副不理不睬的模样,于是那孩子扬言与唐昊断绝了父子关系,跟着武魂殿大师素云涛离开了这里。


“杰克爷爷,萧炎走了。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如今小子一无所有,但您对我的恩,来日萧炎必百倍相报。”


那天的萧炎跪在地上,咚咚咚地给老杰克磕了好几个头,然后跟着素云涛,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村子


老杰克握紧了拳头:“唐昊,你怎么还是这样。小炎子的离开,难道没有改变你哪怕一丝一毫么?”


唐昊依旧没有回话,他打开熬着粥的锅,大口大口地吞咽。


………………………………


武魂殿,素云涛毕恭毕敬地站在一边。在他身后,有着一名瘦削少年,正是萧炎。


那边的门开,一名女子从外面走了进来。身材不高,一身黑色镶金纹的华贵长袍,头戴九曲紫金冠,手握一根长约两米,镶嵌着无数宝石的权杖。白皙的皮肤。近乎完美的容颜。令她看上去是那样的与众不同。


“教皇大人。”所有人行礼。萧炎缓缓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有些清秀的稚嫩脸庞,漆黑的眸子木然的在周围那些大佬的身上扫过。


“你就是素云涛所说的,拥有双生武魂的孩子?”比比东道。


萧炎没有回话,他抬头直视着比比东的双眼。他并不认识面前这个教皇,也不知道她到底打着什么主意。这种情况下,还是不要贸然回答得好。


“小鬼,教皇问你话,怎可不回答!”菊斗罗怒喝道。


“说谁小鬼呢?”鬼斗罗低声嘟囔着。


比比东摆摆手:“算了,小孩子也许怕生。那么,萧炎,你跟随我的引导,把两个武魂展现出来,可以吧?”


随着比比东的魂力注入,淡金色的光芒笼罩住了萧炎。温暖,这是萧炎最先的感觉,整个人仿佛都被包裹在一个暖融融的世界之中,说不出的舒服。萧炎下意识抬起右手,一根蓝银草跃然于掌上。


“先天满魂力,可惜,是个废武魂。”菊斗罗摇摇头,看向鬼斗罗。令菊斗罗诧异的是,鬼斗罗死死地盯着萧炎,神色之中居然透露着一丝……恐惧?


此刻的比比东双眼也聚焦在萧炎的左手之上。 淡淡的黑色光芒从他掌心之中喷涌而出,光华瞬间凝聚,一个奇异的东西出现在他掌心之中。那是一柄通体乌黑的锤子,锤柄大约有半尺长,锤头是圆柱体,看上去很像是缩小版的铸造锤,但是,在那锤子乌黑的表面上,却有着一股特殊的光芒,圆柱形锤头上,盘绕着一圈淡淡的花纹。


“你……”比比东身形消失在原地,瞬间出现在萧炎面前,“你出自哪个宗门?父母是谁?”


听到比比东这一问,萧炎垂下了头,声音黯淡:“我只是个平民。母亲在生下我之后就死了,父亲对我不闻不问,我已与他断绝了关系。”


菊斗罗和鬼斗罗松了一口气。看样子,这孩子似乎没有说假话。


“那你以后……准备去哪里?”比比东问道。


萧炎摇摇头:“我没有宗门,也没有亲人管我,我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说着这些话,萧炎有些丧气地坐在地上。比比东看着尚小的萧炎,沉默了很久,道:“萧炎,你当真是孤身一人?”


萧炎并没有理解到比比东的意思,道:“除了老杰克村长之外,我的童年都是独自一人过来的。”


“那你可愿意拜我为师?”比比东握紧了权杖。


“教皇冕下?”鬼斗罗和菊斗罗大吃一惊:这么些年,他们何曾见到教皇收徒?


比比东当然不是一时冲动。如果萧炎所言是真,他与那个男人和那个宗门没有任何联系,第二个双生武魂,先天满魂力。此子潜力无限,我若要实现目标,此子以后能有大用!


萧炎也未曾料到比比东这番话,他抬起头对上比比东的双眼:“你……你真的愿意收我为徒?”


“愿意。”比比东道,“我会亲自教导你,给你最好的资源和成长环境,把你培养成这片大陆上顶尖的强者!”


顶尖的强者……萧炎听着比比东的话,看着她万人之上众人臣服的样子。那……那便是强者的力量么……萧炎的眼里有着什么在闪光:我要变强,变得和她一样强!!


…………………………………………


“老师您刚才?”安静的在星斗大森林里行走了许久,萧炎终于是忍不住心中的疑惑,低声叫了一声。


萧炎声音说出将近两分钟后,比比东才低声叹了一口气,苦笑着:“没想到,那些家伙也在进行神邸考验……”


比比东的低低自喃声让得萧炎满头雾水,当下只得小心翼翼的问道:“老师说的“那些家伙”是什么人啊?”


“小家伙,当年我收你为徒,一是见你孤苦可怜,动了恻隐之心,二是因为你与我一样,是双生武魂。但最重要的,是三。”比比东道,“本来想等你变得更强时再告诉你。可如今却是出乎意料地被他们发现了我的计划。我的计划被打破,也只能提前告诉你了。”


“不过我得事先提醒你。此事背后牵连地势力实在是太大。一旦有所变故,你我师徒,将会与整个大陆为敌。你确定还想知道么?”


萧炎手掌不经意地颤了颤,喉咙缓缓滚动着咽下了一口唾沫。走动的步伐也是逐渐停下。他安静地伫立在原地。萧炎有种预感。比比东接下来所说地事。恐怕将会让得他以前那种不急不缓地安稳日子瞬间远去。


“说吧。老师。我虽然不知道你以前遭遇过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你所说的牵扯到哪些人,更不知道你我今后要面对哪些敌人。但是,我只想说一句。我的这身本事,是你给我的。”萧炎缓缓地道。


在萧炎声音落下后,比比东便是陷入了沉默,半晌之后,她死死地抱住了萧炎,两行清泪从脸颊划下。


“好!好!我比比东的这双眼睛,总算没有再瞎第二次!哈哈!”


………………………………………………………………


“我真是瞎了眼了!!”


房间内,比比东怒声喝道。


“老师,我委屈啊!”萧炎欲哭无泪地道,“我哪知道你会把这东西做调料啊!”


比比东俏脸一滞,旋即脸上涌上大片羞红,恨恨的跺了跺脚,嗔骂道:“那个独孤博真是活腻了,我把你送过去,是想让你跟他学辨别毒药和草药,可你倒好!你居然把冰火两仪眼的珍贵药材全拿来做春药!”


在桌上还残留着绮罗郁金香和奇茸通天菊的残骸,比比东怎么也不会想到,萧炎跑到独孤博那里学草药的第一步,竟然是鼓捣这个玩意。萧炎去了冰火两仪眼两月有余,比比东也只是出于对萧炎的关爱,才在他回来的时候动手做了点吃的,谁曾料到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现在怎么办?”这时候,萧炎也是有些手脚无措,小腹中升腾而起的邪火越来越烈。


“运起魂力,压制住它。”比比东把下唇一咬,瞪了瞪萧炎。不过当她运转魂力之时,这才抓狂的发现,萧炎制作春药的药材,全是仙品!八瓣仙兰、望穿秋水露、水晶血龙参等等数种仙品浓缩在一起所散发的劲力,完全不是靠魂力能压制住的!


“你自己慢慢压制吧,我不能留在这里了,我要出去!”比比东急忙起身,“该死的老毒物,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原本在压制体内欲火的萧炎,听得比比东这话,不由得骇得魂飞魄散,让你出去了那还得了?急忙睁开双眸,萧炎跳下床,急忙一把从身后抱住了比比东。


“老师,不要出去啊!你现在穿这样,万一被别人撞见误会了,那我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这出去也不是,不出去也不是,被逼得急了,比比东忽然小嘴一张,一口咬在萧炎的肩膀上,然而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到男子气息,她体内的燥热,顿时犹如干柴遇到烈火一般,猛然的腾烧起来,那咬在萧炎肩膀上的小嘴也是缓缓松开,一条丁香小舌竟然悄悄的滑了出来,轻轻的添在那犹如被母猫啃过的伤口之上。肩膀上传来的湿凉,让得萧炎身体骤然打了一个颤,体内好不容易压下的火焰又是腾烧而起,手臂逐渐用力,紧紧的勒着怀中那柔软的纤腰。


迷糊之间,萧炎脑袋一歪,嘴唇上竟然传来柔软的感觉,嘴巴微张,一条湿润的小舌,忽然莫名其妙的钻了进来。两条舌头突兀交缠,萧炎眼瞳猛然大睁,此刻他,犹如被那天雷劈中一般,身子骤然的僵硬了起来,此刻,他的脑海中,只是盘旋着一句话。


“老子初吻没有了…”


不可描述不可描述不可描述不可描述不可描述不可描述不可描述不可描述巴拉巴拉


“老师?”萧炎小心翼翼地问道。


喉咙上传来冰凉之感,让得萧炎浑身泛起了细小的疙瘩,缓缓的抬起手,似是澄清般的苦笑道:“我可没有对你做那事。”闻言,比比东冰寒的俏脸上泛上一抹晕红,心中狠狠的想道,你的确没做那事,可你所做的,与那事能有什么区别?


“我知道。”比比东背对着萧炎,站了起来,“我在想你接下来修炼的事。”


“老师还要教我什么?”听到此话,萧炎急忙转移话题。


“送你去杀戮之都。”


“啊?不要啊!!”


………………………………………………………………


杀戮之都。


两道目光交织半空,都是彼此释放出许些莫名地意味,淡淡地寒意缭绕在半空,气氛忽然间变得略微有些紧绷了起来。


漆黑眸子平静地注视着坐在正中的杀戮之王,萧炎身子微微后倾,轻靠着椅背,十指交叉着放在身前,平淡如古井般地神情,并没有因为杀戮场过于血腥的场景而丝毫变色。


半空之上,杀戮之王目光泛着许些凌厉,紧紧地盯着下方地瘦削少年。他身上的血色逐渐褪去,不再有之前过于浓重的杀戮之气。掌心之中,淡淡地寒气萦绕着,随着血色逐渐消失,杀戮之王的气息也纯粹了几分。他看着面前黑色的丹药,缓缓道:


“这就是这两个月你在杀戮之都卖的丹药?”


萧炎点点头:“刚刚给前辈的那颗,比起在外面卖的,要精粹许多。”


“感觉出了,我体内的血红九头蝙蝠王气息弱了几分。”杀戮之王赞许地看着萧炎,“这药果然有用。”


萧炎微笑,并未回话。


“丹药还有几颗?”


“像前辈刚刚服用的那种纯度,小子只炼出了一颗。”萧炎道。


看着萧炎的眼神,杀戮之王沉默了很久,突然笑了:“小家伙,别在我面前耍什么心机。若不是我对寄生于我体内的九头蝙蝠王毫无办法,也不会如此有求于你。”


“说吧,有什么要求,在杀戮之都范围内,我都能满足你。”


萧炎拱手抱拳:“小子只希望,前辈能在杀戮之都保我三个月。”


“保你三个月?”杀戮之王皱眉,“你可知道,请动一位神需要多大的代价?”


“前辈能力虽强,但无法对付寄生于体内的血红蝙蝠王,倘若任由其发展,想必前辈自己也知道后果吧?”萧炎道,“小子在接收火神第七考,需要在杀戮之都静心修炼,只是期望不被其余人打扰。小子与前辈,只是各取所需罢了。”


接受火神神考?杀戮之王看着面前这个少年。如此年纪便已经跨过了那一步,还能够炼制奇特的丹药。此子潜力非凡,只可与之交好,不可除之!


“哈哈,好。”杀戮之王笑道,“但你也知道,杀戮之都有杀戮之都的规矩。在这三个月内,我只会在你受到生命威胁的时候出手,这样可好?”


萧炎眯了眯眼,但又想到在这里,能够让杀戮之王做出这种承诺也实属不易。沉默了一会儿,道:“那便麻烦前辈了。”


………………………………………………………………


嘉陵关上,幽冥白虎的速度极为迅猛,几个眨眼间,便是直接追上了迅速后退的比比东,漠然的脸庞上抚摸一抹森冷,被寒气所缭绕的手掌,直接带起刺骨寒劲,旋即化为一道道残影,将比比东周身空间凝固。


低沉的音爆,在这等凶猛掌风下成形,那寒气直浓郁,连空气都是直接变成了一阵阵淡淡的白雾升腾。


比比东的娇躯,便犹如那狂风骤雨之间的一叶小舟般,不断的左摇右摆,闪避之间,皆是显得极为的凶险,差之毫厘,恐怕便是会被狠狠击中。


嘭!


又是一记寒风,昊天宗双斗罗从后袭来,已经避无可避的比比东只能再度举掌,然后与唐昊、唐啸兄弟硬碰了一次。


“噗嗤!”


一口殷红鲜血喷出,比比东娇躯直接是被震飞而去。


“看清楚,这才是真正的昊天真身!”


见比比东遭受重创,联军士气大振,而昊天两兄弟更是直接放出了武魂真身,想要一鼓作气击溃比比东!只要击溃了主心骨,武魂帝国的士气便会跌落到了谷底,此战的结局也就不言而喻!


“你还不行,叫千道流来吧!”唐昊失去了再说话的耐性,巨大的昊天锤径直砸向被重创的比比东!


就在比比东准备舍命一博时,那巨大的昊天锤,却是突然发出咔嚓的声响,旋即一道道裂缝迅速蔓延而出,最后嘭的一声,突兀的爆裂而开。


突然爆裂的昊天锤,也是令得唐昊、唐啸一惊,还不待他俩回神,身后突然传来破风声,一道影子狠狠的对着其射来!


“何方小子,敢坏我联军大事!”


“联军?果然是不要脸,这么多人围攻一受伤的弱女子,倒也还真是不要脸不要皮。”


青年微微一笑,然后,然后目光转向另外一处,那里的长袍女子,因为他的突然出现,一张苍白而俏美的脸颊,此刻却是布满了难以置信...


望着那张苍白得令人心疼的脸蛋,萧炎眼中浮现一抹柔和,轻柔的声音,徐徐飘下。


“抱歉,我来晚了...”


…………………………………………………………………………………………………………


“萧炎,你可是昊天冕下的儿子,当真要与我联军作对?!”雪崩大帝质问着萧炎。


萧炎击退了昊天双斗罗后,武魂帝国的士气再度高涨了起来。此刻的他抱起被血染红的比比东,脸色阴沉到了极致。


“呵,他与我有生育之恩,无养育之恩。”萧炎缓缓道,“生育之恩,我之前上昊天宗独斗七长老,将他重新带回宗门,已还清了!”


“老师与我有养育之恩。若不是我踩点救人,老师早已死在你们手下。我若不报此仇,萧炎还有何脸立于世间?!”


萧炎的一番话让整个战场寂静了下来。比比东靠在他怀里,看着少年的脸,眼睛竟有些湿了。


“是我不好。”唐昊突然叹了一口气,“小时候因你母亲之死,对我打击甚大,未曾管过你……”


“事情已过去了,多说无用。”萧炎道,“母亲之死,在千寻疾,不在武魂殿基层平民。千寻疾被你重创后,也被老师杀死,此仇已报,与今日之战毫无关联。”


见萧炎油盐不进,雪崩大帝急道:“萧炎,武魂殿血债累累,你要逆正义而与我们联军为敌?”


“哈哈,正义?!”萧炎大笑,“国与国之间利益交战,也配谈正义?武魂殿杀的人多,你们杀的人难道就少了?武魂帝国,和你们两大帝国,最终谁赢谁败,谁生谁死,关我萧炎屁事!你们对我师父动了杀心,那此事,便不可能这样结束!”


萧炎抱着比比东,逆着大军向前。他的眼里只有打伤了比比东的人。联军大军被萧炎气势震住,竟不自觉地后退。


“东儿……”联军中,竟然传出一道男声。萧炎看去,那是一名中年人,僵硬的面庞,挺得笔直的腰杆,猛一看去有些呆滞,但实际上充满深邃的黑眸中流露着几分焦急。


“老师,他是谁?”萧炎低声问着怀里的比比东。


“他便是……我曾经提到的玉小刚……”比比东却是并未看玉小刚,而是垂下眼帘,将头埋在萧炎怀里。她拼命修炼,以为自己能够放下,可是事到如今,却发现……


“一个废物,也他妈敢叫我老师的名字?!”萧炎却是破口大骂。


面对突然发飙的萧炎,不仅仅是玉小刚、昊天双斗罗,连比比东都愣住了,一时竟找不出话说。


“老师刚刚落入绝境,怎不见你上前阻止?如今被我救下了,就想出面?”萧炎阴沉着脸,“昔日你们辱了我老师,今日便让我这个弟子来讨债!”


“萧炎,你究竟想怎样!”


“辱人者,人恒辱之!”萧炎道,“给老师赔罪,如果你们不愿意的话,那就由我动手吧。”


比比东看着略有些瘦削的青年,眼眶早已湿了。昔日躲在自己庇护之下的小男孩,如今终于长出了双翼,并拦在自己面前,要为自己所受的委屈讨个公道。


……………………………………………………………………………………………………


在无数道近乎呆滞的目光注视下,那弥漫战场的烟尘缓缓消散,那出现在视线中的满场狼藉以及碎石,让得战场之上,响起了阵阵抽冷气的声音。


此时,原本布满整齐巨石的战场,已然是彻底变成了废墟,一个巨大的深坑出现在废墟的中央,在深坑周围,怪石林立,那模样,与先前的战场,完全是两幅截然不同的模样,谁也没想到,萧炎与联军强者的对轰,居然恐怖如斯!


坑痕中的空地上,三道人影手扶身后的石壁方才将摇摇晃晃的身体支撑住,此时的戴沐白、朱竹清、奥斯卡三人,极其狼狈,灰尘将脸庞都遮了个大半衣服上也是有着不少破裂地方,并且,三人的脸庞乎是处于惨白状态,嘴角还残留着若隐若现的血迹,急促的呼吸已经失去了先前的沉稳,显然,在刚刚萧炎那近乎疯狂的报复下,不仅是昊天双斗罗,连史莱克学院的精英也受了重伤!


灰尘消散,一位衣着依然如同战斗之前那般整洁的黑袍青年,缓缓的步出灰尘,出现在了全场注目之下!


缓步从灰尘踏出,萧炎脸色依旧淡漠,随意的瞥了一眼三人,旋即,毫无预兆的,漆黑眸子中陡然涌上一股暴虐!与此同时,萧炎身形一动,豁然间为一道黑影,仅仅是瞬息间,便是带起一股尖锐风声以及压迫气息,出现在了三人面前,让得三人呼吸一滞。


“这一脚,是替老师踢的!”萧炎脸色冷漠,没有丝毫的犹豫,右脚豁然甩动,强悍的劲气,带起低沉的音爆之声,在无数道呆滞目光注视下,重重的甩在戴沐白和朱竹清合力的防御之下。随即他抬起头,看向了另一边的奥斯卡!


“小奥!不要!”宁荣荣惊呼,“萧炎,他只是个辅助系魂师,经不起你一击,求求你手下留情!”


宁荣荣话音未落,萧炎便是如影随形般的出现在其身后,淡漠的声音带起一股凶悍劲气,轰然砸在奥斯卡背上。


“刚刚对我老师出手,你们可手下留情了?”萧炎对奥斯卡道,“你们学院受制于人,我不取你们性命。若是不服,可以随时找我。联军战场上,也只有你能让我看重。”


奥斯卡吐出一口血,身体在地上滑出了数十米,这才盯着那道瘦削的身影,缓缓吐出一个字:“服!”


……………………………………………………………………………………………………


嘉陵关内。


“你说什么?”比比东强忍着虚弱的感觉,拍案而起,怒视面前的金鳄斗罗等六大供奉。


金鳄斗罗沉声道:“大供奉有命,命你交出教皇之位,回转武魂城,还要我再重复第三遍么?”


比比东丰满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眼中怒气喷涌:“你们……”


金鳄斗罗冷笑一声,“放肆。比比东,你也不要忘了,武魂帝国就是我们武魂殿的。按照武魂殿规矩,长老殿有权罢免教皇,而身为长老殿供奉,我们在长老殿有决定权。大供奉的命令你也敢违背?”


比比东怎么也没想到,这几个供奉会趁着这个机会夺自己的职位。萧炎在之前的战场上救下她以后,又回去接受火神的神考,根本顾不了这里。可是自己在武魂殿经营多年,怎能忍心看着多年心血毁于一旦?


“哼,比比东,你若想继续当教皇,倒也可以。”金鳄斗罗道,“只需你将罗刹神的神印交出,此事便可不提。”


“罗刹神神印是萧炎在神界历经千辛万苦才取来给我,如何给得了你们!”比比东道,“你若想要,便自己来取!”


金鳄斗罗冷笑一声,旋即瞥了一眼千钧斗罗:“比比东,你拥有神印,想必以一敌二应该不在话下,而且,武魂殿的规矩你也知道,伴侣二人,可以同时出手。你也不要说本斗罗欺负你,你若是有伴侣的话,也可叫上一起!””


比比东脸颊上浮现一抹微笑,缓缓摇了摇头,轻声道:“动手吧,我并没有……”


比比东话音未落,天际之上突然传来一阵破风之声,旋即一道身影快若闪电般的自远处暴掠而来,几个闪烁间,便是出现在了嘉陵关内比比东的身旁,然后在众多惊愕目光中,一把抓住比比东玉手,与此同时,一道极其肉麻的戏谑声音随之响起,让得比比东脸颊瞬间羞红。


“老师,我没来晚吧?”


“你...萧炎?!你,你怎么来了?”比比东愕然。


“老师有难,我怎么能袖手旁观。”萧炎嘻嘻笑着。


“你……胡闹!”比比东嗔道,“你在接受火神神考,怎么能三心二意一心两用?他们要教皇之位,给他们就是了,你怎么能……”


“放心,我心里有数。”萧炎淡淡一笑。


“来者何人?竟敢闯我武魂殿!”金鳄斗罗喝道。


萧炎握住比比东的手,漫不经心地道:“你可以把我当成比比东的伴侣。”


“你是萧炎?”千钧斗罗失声道,“你不是去接收……”


武魂殿的供奉大惊失色。先前萧炎救下比比东之后,便是马不停蹄地去了火神神邸,他们正是算准了这个时候萧炎不在,才会来趁机架空比比东。可是没想到萧炎这么快就回来了!


“速度如此之快,他不一定继承了火神。”金鳄斗罗沉声对其余供奉道,“我们一起,还有机会!”


身后的比比东看着萧炎,黛眉微蹙,她并不想耽误萧炎完成神考的时间,便上前一步,正要说话,却被萧炎拉了回去。


“各位,时间紧迫,一起上,好吧?”萧炎做了个请的动作。


萧炎带着一丝猫戏老鼠的表情看着武魂殿的几个供奉,不等他们回话,便是直接放出了魂环和武魂真身!


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


嘉陵关被一片金色照得透亮,金鳄斗罗刚欲发作的火气在看到金色魂环的第一眼便消失殆尽。所有人都长大了嘴巴,不可思议地看着萧炎。比比东也是未曾料到,握着萧炎的手,竟也不知道该如何放了。


“那是……百万年魂环……还是十个……”金鳄斗罗感觉嘴里一阵干渴。他突然知道了,大供奉为何千丁玲万嘱咐让他提防比比东的这个弟子。这是……


“小家伙,你这是……”比比东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少年。


“幸不辱命,完成了神考。”萧炎笑道,“之前还回了一趟村子,把杰克爷爷接了出来。还好,来得不晚。”


“你的武魂……”比比东凝视着萧炎身前的一朵火莲。那武魂带来的威压,已经超过了大供奉的天使武魂带给自己的压迫感!


“完成火神神考之后,武魂变了个样子。”萧炎道,“它没有名字,于是我给它取名:异火。”


“自创神级武魂?!”


比比东看着自己这个弟子。他带给周围人的震惊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萧炎镇住武魂殿供奉后,并未继续动手,毕竟比比东现在还是教皇,自己若动手杀了武魂殿的人,那比比东的位置便会显得十分尴尬。


萧炎随手一点,两个红色魂环飘向菊斗罗和鬼斗罗:“菊长老,鬼长老,这些年对教皇忠心耿耿,赏赐神赐魂环。”


菊斗罗、鬼斗罗大喜,连忙对萧炎拜了又拜。


“其余武魂帝国之人,若有突出贡献,也可获得神赐奖励。”


在下方的诸位魂师见有次好处,各自的眼睛都亮了起来。不经意间,对教皇的忠心便刻在了他们心里。


看着萧炎雷厉风行的样子,比比东的心里产生了一丝欣慰。那个当年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小男孩,那个自己倾注了最多心血培养的少年,如今真得长大了……


“老师,当年在星斗森林里我就说过。你就是想当女皇,我也会拼了命助你。”


比比东抬头,看到的是萧炎澄澈的目光。那目光,如同多年前两人的初遇,和那时孤独无助的小男孩一模一样的目光。


…………………………………………………………………………


“小家伙,有时候,我挺怀念刚遇到你的那段时间。”


武魂殿内,月光从窗外倾泻。比比东看着面前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瘦削青年。


“那段时间,我实力远超于你,遇到什么困难,你都会躲在我身后。”比比东双手抱在胸前,喃喃着,“如今想着,居然已经过了这么久了。”


“老师是喜欢那时的我,还是现在的我?”萧炎双手抱在脑后,嘻嘻笑着。


比比东低下头,自顾自地笑了:“你这家伙,学会打趣老师了,真是讨打。”


萧炎从魂导器里取出绸带,拉起比比东的手,细细包扎着伤痕:“老师,跟我去神界吧。”


“神界?”比比东的心漏了半拍,好一会儿没有说话。


“嗯。我在那里建立了无尽火域,杰克爷爷我都接过去了,就差你了。”萧炎道,“我已经揍过罗刹神了,只要你答应,可以很轻松地完成神考。”


“这样……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上次白沉香表妹完成速度之神神考,就是因为我提前揍过了。”萧炎笑道,“弟子不会害老师的。”


比比东沉默了很久,摇摇头。


“小家伙,你还年轻,如今已成为火神炎帝,主宰神界。何必为了我这样一个不完整的人,而让别人说那些闲话。”


“除了老师,萧炎不在乎任何人的意见。”萧炎认真地说道。


“小家伙,我若走了,武魂殿怎么办?”比比东喃喃着,“我好不容易统一了度量衡,统一了大陆百科修正了这么多的资料,如果我不在,这些体制……来世又会如何……”


“来世自有来世的抉择,我们去神界,是为保护下位面,不为干预他们的选择。”萧炎道。


比比东背对着萧炎,很久没有说话。月光从背后洒下,照着她的长发。沉寂笼罩着整个武魂殿,除了风声,再无其它。


许久,萧炎轻叹一声:“老师,若放不下过去,那就算了。”


比比东抓紧了自己的双臂。


“只是老师,我的无尽火域刚刚创立,有很多事情要做,如今空着一个位置。”萧炎道,“老师可否再帮弟子一次?”


见比比东有些迟疑,萧炎走上前,握住她的手:“就当是最后指导弟子一次,拜托老师了。”


看着面前真挚的脸,比比东恍惚间又看到了很多年前那个小男孩。那个坐在武魂殿内,垂头丧气无依无靠的男孩。他那时看向自己的目光,也是这般澄澈。


就再答应这小家伙一次吧……


“嗯。”比比东轻轻点了点头。


“那老师答应了!”萧炎道,“走吧,我这就带你去完成罗刹神的传承。”


“小家伙,你的火域空缺的位置,是哪一个?”往外走的路上,比比东问道。


萧炎看向比比东,嘴角扬起一抹微笑:


“我的无尽火域,缺一位主母。”



初音未来yyds
最新回复 (13)
  • 涙がtears 10月前
    0 2
    有H情节吗有H情节吗紧急避孕有H情节吗undefined
    北纬三十度的黑
  • 0 3
    我没看过斗罗大陆,单我感觉还好
    此刻,我站在世界的前列腺上
  • 稀里糊涂 10月前
    0 4
    有H情节吗紧急避孕紧急避孕
    死亡对我们微笑,我唯一能做的只有正面嘲讽
  • 云淡风清 10月前
    0 5
    好家伙,两本书一次看了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 云淡风清 10月前
    0 6
    我吃酸奶不舔盖 我没看过斗罗大陆,单我感觉还好
    剧情与原作无关,当看个乐就行了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 冷泉法克斯 10月前
    0 7
    有H情节吗
    信仰是为了虚幻之人
  • 0 8
    undefined
    我大概知道了
  • 黑衣 10月前
    0 9
    尼玛,毁三观,我熏党看到萧炎与蛇女王有染时有多难受
    死了都要控萝莉,简称死萝莉控—萝莉赛高!
  • 无头骑士 2月前
    0 10
    紧急避孕
    你讲话好冷漠,好像我不曾让你快乐过
  • 8天前
    0 11
    为什么唐昊姓唐但是萧炎姓萧,在这个世界背景下,他俩不是父子吗?
    💬
  • 0 12
    紧急避孕 有H情节吗
    我,彼方,是,真·萌新!
  • 0 13
    啊这…我是不知道该说啥…
    我,彼方,是,真·萌新!
  • 星辰乄 7天前
    0 14
    wtf,看过这俩小说,这真tm是无缝衔接,甚至接到了大主宰。
    • ACG里世界
      15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