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天乳”

联盟X 2天前 401

如题,此篇是鲁迅先生关于民国时妇女准则乱象的文章,所谓“天乳”中的“天”和“天足”一样,说的是大,也算是篇相对少有的大家的贫巨之辩。

出自而已集,题目便是《忧“天乳”》。

不过这是中国……

啊不对,不涉及四九年后的中国呢!大家畅所欲言!

关于这个问题我先随便说说,倒不是说评论审美,不过是说说关于这个的一点个人看法。

其实当年大清朝推崇的是平胸,妇女是要束胸的……好吧,感觉话题在往别的地方偏移。

这个平民百姓如今不比当年,如今无论是什么样的,只要不是果体上街耍流氓,不露点,这些最基本的要求外其实没有太多计较,但当年这是违法的轻者罚款,重者罚头(斩首示众)。商君(商鞅)的《商君书》明确提到,奇装异服蛊惑百姓者,斩首。

大清也是,男性要剃前额发,后面梳辫子。女性除了要像刚刚说的束胸,还要裹足(崇尚小足,美其名曰“三寸金莲”)。其余还有很多限制,这里便不一一赘述了。

当然也不是说所有女性都是如此,比如最基层的那种被剥削到要下地耕作的农民裹足的相对少一些。

而这些只是一个反应时代的侧面,相较于喀秋莎习惯用以经济为核心的唯物史观,我更习惯于用传统中国文人的视角看得中国问题,再次期待喀秋莎精彩的评论。

若言道这万民服饰本应是因山川菏泽相异,风俗习惯不同各有不同,但也大多有个统一的“官服”不论遥隔多远皆要服从中央号令,也便是要“大一统”。恰如当年清初要求剃发,实施者如何考量的暂且不论,在客观上分明了清明各自的支持者。也在客观上加强了一定的中央权威。而民国那般社会兴致便是如此,各路忽兴忽衰的军阀所做的,其实便是表忠心,抑或是讲白了,就是摆明政治立场以博取支持。

而妇女们在毛主席解放之前便成了这政治表演的牺牲品,并不是真的因裹足与否死,并不是因为天胸与否死,不过就是支持军阀的那批人看不惯她们罢了。

最后于 2天前 被联盟X编辑 ,原因:
匡扶汉室!
最新回复 (9)
  • 联盟X 2天前
    0 2
      《顺天时报》载北京辟才胡同女附中主任欧阳晓澜女士不许剪发之女生报考,致此等人多有望洋兴叹之概云云。〔2〕是的,情形总要到如此,她不能别的了。但天足的女生尚可投考,我以为还有光明。不过也太嫌“新”一点。

      男男女女,要吃这前世冤家的头发的苦,是只要看明末以来的陈迹便知道的。〔3〕我在清末因为没有辫子,曾吃了许多苦〔4〕,所以我不赞成女子剪发。北京的辫子,是奉了袁世凯〔5〕的命令而剪的,但并非单纯的命令,后面大约还有刀。否则,恐怕现在满城还拖着。女子剪发也一样,总得有一个皇帝(或者别的名称也可以),下令大家都剪才行。自然,虽然如此,有许多还是不高兴的,但不敢不剪。一年半载,也就忘其所以了;两年以后,便可以到大家以为女人不该有长头发的世界。这时长发女生,即有“望洋兴叹”之忧。倘只一部分人说些理由,想改变一点,那是历来没有成功过。

      但现在的有力者,也有主张女子剪发的,可惜据地不坚。同是一处地方,甲来乙走,丙来甲走,甲要短,丙要长,长者剪,短了杀。这几年似乎是青年遭劫时期,尤其是女性。报载有一处是鼓吹剪发的,后来别一军攻入了,遇到剪发女子,即慢慢拔去头发,还割去两乳……。这一种刑罚,可以证明男子短发,已为全国所公认。只是女人不准学。去其两乳,即所以使其更像男子而警其妄学男子也。以此例之,欧阳晓澜女士盖尚非甚严欤?

      今年广州在禁女学生束胸,违者罚洋五十元。报章称之曰“天乳运动”〔6〕。有人以不得樊增祥〔7〕作命令为憾。公文上不见“鸡头肉”等字样,盖殊不足以餍文人学士之心。此外是报上的俏皮文章,滑稽议论。我想,如此而已,而已终古。我曾经也有过“杞天之虑”〔8〕,以为将来中国的学生出身的女性,恐怕要失去哺乳的能力,家家须雇乳娘。但仅只攻击束胸是无效的。第一,要改良社会思想,对于乳房较为大方;第二,要改良衣装,将上衣系进裙里去。旗袍和中国的短衣,都不适于乳的解放,因为其时即胸部以下掀起,不便,也不好看的。

      还有一个大问题,是会不会乳大忽而算作犯罪,无处投考?我们中国在中华民国未成立以前,是只有“不齿于四民之列”〔9〕者,才不准考试的。据理而言,女子断发既以失男女之别,有罪,则天乳更以加男女之别,当有功。但天下有许多事情,是全不能以口舌争的。总要上谕,或者指挥刀。

      否则,已经有了“短发犯”了,此外还要增加“天乳犯”,或者也许还有“天足犯”。呜呼,女性身上的花样也特别多,而人生亦从此多苦矣。

      我们如果不谈什么革新,进化之类,而专为安全着想,我以为女学生的身体最好是长发,束胸,半放脚(缠过而又放之,一名文明脚)。因为我从北而南,所经过的地方,招牌旗帜,尽管不同,而对于这样的女人,却从不闻有一处仇视她的。

      九月四日。

      【注解】
      〔1〕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七年十月八日《语丝》周刊第一五二期。
      〔2〕《顺天时报》日本帝国主义者在北京所办的中文报纸。参看本卷第98页注〔9〕。一九二七年八月七日该报刊载《女附中拒绝剪发女生入校》新闻一则说:“西城辟才胡同女附中主任欧阳晓澜女士自长校后,不惟对于该校生功课认真督责指导,即该校学风,由女士之严厉整顿,亦日臻良善,近闻该校此次招考新生,凡剪发之女学生前往报名者,概予拒绝与考,因之一般剪发女生多有望洋兴叹之概云。”
      〔3〕指清朝统治者强迫汉族人民剃发垂辫一事。一六四四年(明崇祯十七年)清兵入关及定都北京后,即下令剃发垂辫,因受到各地人民反对及局势未定而中止。次年五月攻占南京后,又下了严厉的剃发令,限于布告之后十日,“尽使(剃)发,遵依者为我国之民,迟疑者同逆命之寇”,如“已定地方之人民,仍存明制,不随本朝之制度者,杀无赦!”此事曾引起各地人民的广泛反抗,有许多人被杀。
      〔4〕作者在清代末年留学日本时,即将辫子剪掉,据许寿裳《亡友鲁迅印象记》所记,时间在一九○二年(清光绪二十八年)秋冬之际。他在一九○九年(宣统元年)归国后曾因没有辫子而吃过许多苦。参看《且介亭杂文·病后杂谈之余》和《且介亭杂文末编·因太炎先生而想起的二三事》。
      〔5〕袁世凯参看本卷第219页注〔2〕。一九一二年三月五日南京临时政府曾通令“人民一律剪辫”;同年十一月初,袁世凯在北京发布的一项令文中,也有“剪发为民国政令所关,政府岂能漠视”等话。
      〔6〕“天乳运动”一九二七年七月七日,国民党广东省政府委员会第三十三次会议,通过代理民政厅长朱家骅提议的禁止女子束胸案,规定“限三个月内所有全省女子,一律禁止束胸,……倘逾限仍有束胸,一经查确,即处以五十元以上之罚金,如犯者年在二十岁以下,则罚其家长。”(见一九二七年七月八日广州《国民新闻》)七月二十一日明令施行,一些报纸也大肆鼓吹,称之为“天乳运动”。
      〔7〕樊增祥(1846-1931)湖北恩施人,清光绪进士,曾任江苏布政使。他曾经写过许多“艳体诗”,专门在典故和对仗上卖弄技巧;做官时所作的判牍,也很轻浮。下文的“鸡头肉”,是芡实(一种水生植物的果实)的别名。宋代刘斧《青琐高议》前集卷六《骊山记》载:“一日,贵妃浴出,对镜匀面,裙腰褪,微露一乳,……(帝)指妃乳言曰:‘软温新剥鸡头肉。’”
      〔8〕“杞天之虑”这是杨荫榆掉弄成语“杞人忧天”而成的不通的文言句子,参看本卷第107页注〔5〕。
      〔9〕“不齿于四民之列”民国以前,封建统治阶级对于所谓“惰民”、“乐籍”以及戏曲演员、官署差役等等都视为贱民,将他们排斥在所谓“四民”(士、农、工、商)之外,禁止参加科举考试。
    匡扶汉室!
  • 联盟X 2天前
    0 3

    14-50-50-82e9fe568c8e426da6498eb26627a4e0.webp.jpg14-50-38-ac4830fc2e974cfdbcc0362f906b249a.jpeg

    匡扶汉室!
  • 联盟X 2天前
    0 4
    匡扶汉室!
  • 喀秋莎 2天前
    2 5
    “一见到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国人的想像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飞跃。”——鲁迅《小杂感》
    喀秋莎认为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原始社会生产力低下,需要妇女参加劳动,因为死亡率高,所以对妇女守贞完全没有要求;封建社会是父系社会,本质上也是因为要依靠男子的劳动力,特别是宋代以后对妇女的残酷审美观已经守贞观的社会意识形态,本质上是君臣纲常的反映。
    新社会要破除封建思想,动辄对妇女的穿着打扮指手画脚的老封建早就应该被扫到历史的垃圾堆中。
    另外,喀秋莎也喜欢贫乳,但绝不会强迫妇女束胸,男性干预妇女的外貌打扮本身就是阶级压迫的反映。所谓楚王好细腰,六宫多饿死。
    喀秋莎才不是老色批呢。
  • 冷泉法克斯 2天前
    0 6
    有H情节吗
    绚都中的炽红莲
  • 0 7
    undefined
    我大概知道了
  • 欧派兽 2天前
    0 8
    奖励三级精华
    1:管理员给你移区后会显示移到了你之前发帖的区。 2:点击我作为楼主发帖时一楼下的图片签名,可以跳转到站规教程贴。 3:多次水贴水回复会封号哦? 4:不知道回什么的时候就点“里世界专属”,一键随机生成几种回复内容。 5:祝你在里世界玩得愉快!
  • guopu123 9小时前
    0 9
    哇咔咔
  • 风样 6小时前
    0 10
    紧急避孕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 ACG里世界
      11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