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道起什么标题好daze)

栗子羹 21天前 258

议堂上,年迈的法官举着锤子,冷漠的看着站在中央的犯人,说道:“尼兹.莱茵,你认罪吗?”


“什么罪?”犯人问道。


“私自利用了炼金术……”法官只说了一半就停了下来。


“流放至北地,已经可以了。”站在犯人一旁的律师喋喋不休的劝道,“犯了炼金术的规则,可以不判死刑,这已经是法师大人的仁慈了。”


李温辛疑惑的看了眼身旁的律师。


他记得自己原来在工作下班后,正在一间风格复古的酒馆中喝酒。


接着就有人找他聊天,问他想不想去异世界一趟。


回答自然是想,那人便笑了笑,接着……接着发生了什么事情来的?


现在这身囚服,还有手脚上的锁链什么回事?


“咚!”


锤子的敲声打断了他的思考,坐在庭上的一位法官似乎有些不耐烦了,说道:“既然你已经没什么想说的,那么大法官的审判我便算你默认,如果在座各位没有异议,此次审会可以闭庭。”


众人沉默,李温辛郁闷,问道:“我到底做了什么事情?”


“小子,不要装傻卖愣了,”庭上的最左边,一位戴着铁面具的家伙气冲冲的叫道:“你犯的事议会有目共睹,到了北地自己去想一想……不过我猜你到那也没时间了,那片荒漠有的你受的。”


听他说完,李温辛还想多问几句,确被身后的警卫押住,送到了一间牢房中。


牢房四面密封,仅墙上和门上各留有一道狭窄透光的窗子和一个送食的小口,李温辛见此着急的喊了几句,但无人回应,他只能无奈的靠墙坐下。


他心想:这是什么回事?为何我会给捉到这?难道是因为在那间酒馆中与那个人聊天?


这太荒谬了,或许这是……误会,他们搞错了人,我又没做什么事情。


想到这李温辛站起,他要去投诉,可就在他行动之际,大门恰巧打开。


进来的是刚才站在庭下一旁劝说的律师,他面色苍白,眼圈发黑,似乎昼夜未眠,但眼神坚定,只见他伸手锤了锤自己的胸口,说道:“这次我真的尽力了,尼兹少爷,你这次犯的罪实在太过了。”


“我没犯过罪,”李温辛说道。


“少爷,这样无用的,法师议会已经有了证据,无论你到那都会给捉住的,”律师从手上的公文包中取出一份文件,说道:“不过我刚刚和爱因斯坦谈了一会,他们说若是你愿意,将‘发条’交出来,那么可以网开一面,将刑罚再减轻些。”


李温辛接过文件,只见上面写的是:


[莱茵家的长子


我知道了你犯下炼金法则中的第六条——擅自使用禁条目录中的物品进行炼成后,心感宛惜。

我想作为你炼金术的前辈可以帮你个忙。

我可以利用家族甚至是教会的力量,把你保释出来。

不过需要你把利用“金方块”制成的“神明发条”转交给我。

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好吧,你们真的认错了”李温辛有些气急败坏的将文件丢开,喊道:“我不懂你们说的炼金术,也不是什么少爷!”


“爱因斯坦家的大人我打听过了,他们有议会的人脉,少爷你不用如此。”律师边捡起文件,边说道。


“你们不会是302室那个混蛋派来耍我的吧?好吧,我现在就出去看看,”李温辛见牢门大开,又无人在外看守,便想冲出去。


他受够了这些人的胡言乱语和牢房的锈臭味,心中的不耐让他只想出去看看是谁在恶作剧。


可就在他要踏出门外的那刻,一面银光闪闪且布满花纹的法阵亳无征兆的突然出现,阻在了他的面前,发出一股强大的斥力,将他推至身后的墙壁上。


“少爷,这里直通那些法师的匠房,他们早已在这布下了魔法阵,你出不去的。”律师语重心长的说,然后将李温辛扶起。


“爱因斯坦的大人需要你明天就给出答复,在这份文件下签字,我会再来的。”


“……嗯。”


律师说完话后,就离开了这,李温辛默然的看着律师离开,看着关上门后也依旧在门上闪烁的图纹。


银色的魔法阵还映在了门上,彰显自己的存在。


牢门在法阵出现后,就换了个模样,透剔的仿佛面镜子。


李温辛透过那里看到了自己的面容。


高耸的鼻子,深邃的眼睛,苍白的皮肤。


五官端立,就像工匠雕出的人偶。


但这并不是李温辛印象中自己的长相,他正惊讶的看着这一切,心中问道:这到底什么回事。




……………………………………


“现在什么样?”律师刚出来,一个身材高大,衣裳华贵的男人便上前询问。


“看着还算有精神,比前天一直念叼着一会要复仇,一会要自杀的样子好多了。”律师将在牢房中沾到衣服上的尘土轻轻拍下,然后把手上的手套扔在了一旁。


“是吗?”


“不,这次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你真该去看看他那装疯卖傻的模样,莱茵家的长子,稀世的炼金天才!”律师说道。


男人挠挠头,继续问道:“那‘发条’呢?你要知道,这关系到教会的计划——魔力潮汐就要来临,疯神之酒给人偷走,教会的那群人现在就和疯了一样。”


“是吗,都到这个时候了?”


魔力潮汐,每一年就会来一次的魔法奇观,到时南北两极无论黑昼,五色的极光就会铺天盖地的从空中涌现,然后向整个大陆的天空扩散,高浓度的魔法元素会随着极光如潮汐般一波波的涌来。


“莱茵家早就查过了,除了分家,主家就只剩他了,‘发条’必须在他的手上,若他还是不肯交出来………”


“不交出来要什么样?”


律师说到半截便开始沉默,男人有些担心,毕竟这位现在对莱茵家还是有些感情的。


“等议会将他送到北地后,杀了他吧。”


听到律师的决定,男人松了口气。


最后于 21天前 被栗子羹编辑 ,原因:
写小说用的
最新回复 (12)
  • 喀秋莎 21天前
    0 2
    我喜欢炼铜术。
    喀秋莎才不是老色批呢。
  • 涙がtears 21天前
    0 3
    undefined
    北纬三十度的黑
  • 桃源尊者 21天前
    0 4
    undefined
    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 联盟X 21天前
    0 5
    辛苦了(摸鱼)
    我反对ntr,你们可以打我了!
  • 冷泉法克斯 21天前
    0 6
    有♂情节吗
    哲学三问:摔跤吗?兄贵吗?有♂情节吗?
  • 0 7
    有H情节吗
    我大概知道了
  • Oskar 21天前
    0 8
    有H情节吗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 欧派兽 21天前
    0 9
    奖励二级精华
    1:管理员给你移区后会显示移到了你之前发帖的区。 2:点击我作为楼主发帖时一楼下的图片签名,可以跳转到站规教程贴。 3:多次水贴水回复会封号哦? 4:不知道回什么的时候就点“里世界专属”,一键生成“undefined”。 5:祝你在里世界玩得愉快!
  • hiu981 21天前
    0 10
    这个人很涩,但没有留下车车!
  • 吞汁酱 20天前
    0 11
    有H情节吗
  • 吞汁妹妹 19天前
    0 12
    有H情节吗
  • 0 13
    有H情节吗
    生活就是为了麻衣学姐!
    • ACG里世界
      14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