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相

Mi兔 5天前 263

  法相 序

      公元23年(地皇四年,更始元年)遇大雾、狂风暴雨、天火流星,女帝刘秀兴复汉室。范苏铭发现从这起,这个世界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对劲,十分不对劲。有问题,属实有问题!啊这...光武帝怎么变成了女人?女性从此获得了碾压男性的神秘力量,也就是法相!但这种变化不仅仅是在汉的疆域内,而是随着时间推移逐渐蔓延至整个世界。

      自此31年后,最著名的便是在小阿格里皮纳这位父亲的计谋下,获得女帝宝座也是罗马第一位拥有法相的五代皇帝尼禄·克劳狄乌斯·德鲁苏斯·日耳曼尼库斯。

      尼禄口中的炎属替身:“嗜血暴君”

      这是民众对她的称呼,同样也是她对自己法相的称呼。范苏铭看到这整个人都呆滞,整个世界随之而来的的魔改版的两千年演变,虽然大致上历史进程故事都没有太大变化,科技的力量依然被许多神学家展现,听起来有点魔幻,但原来的世界也差不多,范苏铭莫名想到某个被苹果砸到信仰基督教的萝莉信徒...。

      清国没有像原来那个世界一样败的那么惨,但终究还是灭亡了,让范苏铭不得不感叹一句历史浪潮滚滚,不可动摇!

      不知道为什么他又想起毕业后辛苦工作十年才过上了好一点的生活,没多久就被车撞死。那一刻他看见了面露狰狞下车靠近他,接着释然跪在原地双目无神等待被捕的肇事者,他记清楚得这个人是同班一位女同学的父亲。他甚至回忆起了当年高考前因为自己迟到没能来得及上学校送考生的大巴,最后全班除了他都在那场事故中死亡。

      车在出发前多等了他五分钟,在法律上他不存在任何责任关系,但...这种事情发生了死者的家人除了对肇事者以外又该朝谁宣泄心中的悲愤。他之后也因此没能参加高考,在社会摸爬滚打吃尽苦头熬了整整十年。

      范苏铭晃了晃脑袋像是想摆脱这个生前对他来说不太美好的结局,或许早在十年前从他错过了那次高考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二十年以前那场战争所遗留下来的恐怖:侵略空间。

      这又是什么东西?带着疑惑范苏铭点开了链接。

      2005年1月15,世界各地从这一刻开始不断出现一些像是神话科幻电影中才可能出现的物种,但并不构成威胁被大多数动物园所收纳。

      紧接而来的是南亚地震,以造成接近8w余人死亡的恐怖事故就此揭开了蔓延至全世界的灾难。

      地震远远不是灾难的结束而是这个噩梦开始,震源的中心一个隔绝一切探知并且散发微弱蓝光的椭圆形物体就这样静静竖立在那。

      引来了许多新闻媒体记者,还有后续的救援人员,之后所有在场的人都死光了。

    “你到底看够了没有,我还想查查我的法相为什么根本不听我的,挺急的。”在一旁认真修炼的少女显然对身边这个看上去有些虚幻的“仙人”感到十分无语。

      她长这么大网上见过的奇葩法相何止千千万,这么智能的还是头一次见,上网玩得比自己还溜。要不是长得比较养眼,还能够交流,甚至能帮她写作业(前面都不重要),那她真就打算自毁法相重再修一次算了,反正也不止一次了!

      她三年前可是名动豫章市的天才,以15岁的年龄就演化了自己的法相,为此引得无数男性倾心于她,但苏家早已在两个孩子出生时便与胡家定下了一桩婚事。

      可惜的是这三年再怎么努力她的法相却一天比一天模糊,最后竟消失不见,最后她成了家族中的笑柄。

范苏铭了解完后直呼好家伙。

最后于 5天前 被Mi兔编辑 ,原因:
这个人并不是很懒,只是不想留什么言~
最新回复 (9)
  • 欧派兽 5天前
    1 2
    换区了,奖励三级精华
    1:管理员给你移区后会显示移到了你之前发帖的区。 2:点击我作为楼主发帖时一楼下的图片签名,可以跳转到站规教程贴。 3:多次水贴水回复会封号哦? 4:不知道回什么的时候就点“里世界专属”,一键随机生成几种回复内容。 5:祝你在里世界玩得愉快!
  • 涙がtears 5天前
    0 3
    北纬三十度的黑
  • 云淡风清 4天前
    2 4
    这不写多点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 喀秋莎 4天前
    0 5
    H情节,有?
    贤者时间看百合番体验更好哦。
  • Mi兔 3天前
    0 6

    我那最弱的神码宝贝召唤师也能随便抗住十万伏特

     

          我范苏铭竟然直接成了眼前这个小妹妹的法相,不得不说这是种很奇怪同样也很奇妙的体验。这样一来他自己姑且也还算是奇迹般以另一种方式活了下来,行动上除了不能离开这个小妹妹太远以外似乎并没有其他大问题,甚至现在这副身体看上去和原来也没丝毫区别,比许多穿越前辈变成了牲畜、虫子之类的那还真是好上太多太多。

           范苏铭这一身装束衣袂飘飘样子确实像极了一个修仙之人,被这小妹妹叫做仙人倒也没什么好羞耻的,不如说恰巧还满足了他曾经儿时对于求道修仙那不切实际的美好向往。

           何况现在的范苏铭莫名发现自己真会了许多修仙术法,甚至只要想也完全能够开宗立派!就在两天前他还直接了当告诉了这小姑娘,她法相之所以没了是因为他这三年来无意识中把她原本的法相能量完全给吸收了,他能感受到这还远远不够仅仅只是恢复了一小撮的力量。

           意识到眼前这家伙快把她害死以后,小姑娘气得当场就打算自废法相,杀了眼前这个坑爹货。

           好说歹说以后,重生成为/法相—仙人/这段时间范苏铭可是毫无吝啬,甚至把自己会的无名修炼法传授给了范苏茗。

           起初听见这个名字时范苏铭甚至产生了一丝怀疑,难道这波...这波是我帮我自己,我搁这搁这?

           难怪看着看着就有种亲切感,这原来就是自恋的感觉吗?

           发现对方一直面无表情盯着自己看看,范苏茗有些坐立不安无奈停下修炼苦笑道:“仙人,你看别人都是自己站着让法相去战斗,怎么到我这就成了您看着而我以后只能自己上。”

           范苏铭听完笑了声摆手道:“我刚才粗略看过一些固仙级战斗视频,你们所谓的强者绝大多数的战斗都是完全依赖法相而忽略了自身。以至于许多情况下都是自己本身限制了法相的发挥,而现在我需要你多挨一点毒打,以保证你毕业以后能够独自对付任何状况下的危险,而且我出手的话可能会发生一些不太好的事情。我跟你讲我还活着的时候家乡有一个职业叫神码宝贝召唤师,也是靠召唤生物战斗,可肉体最差的也甚至能抗住十万伏特的电击...”

           哎!这位仙人又在说些我听不明白但大受震撼的东西了...

        “你接受了我的存在,不过我却没想到的是你竟然只用了两天时间便完成了我教给你的修炼法初步完成练气,哪怕在我那个世界也只能感叹此徒恐怖如斯,有通大道之姿。”范苏铭是满脸的欣慰。

            呵呵,您高兴就好,我信你个鬼。范苏茗算是看透了所谓的仙人,这糟老头子坏得很不想动想偷懒您能不能直说,反正我也使唤不动。

         “可我也不可能就这样和别人的法相硬碰硬,这练气期的实力恐怕还不太够看。”范苏茗嘀咕着点出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范苏茗轻笑几声:“很简单,就像我刚刚说的一样,要想按着别人打那自己就得先学会挨打。”

         “这...”范苏茗此时沉默了,这已经不是数千年前秦汉年间那个战乱不断却只能拼身体力气靠锻体战斗的年代,何况她还是个家境算得上家境优越,更是当初家族未来的有力继承人之一。

            说句实话,在母亲的庇佑下范苏茗也清楚对年来顺风顺水几乎没怎么吃过苦,哪怕她从一个万众瞩目的天才逐渐成了一个无人问津的小角色。

         “既然你暂时无法决定那就算了吧,哎呀我还想着我这老家伙能在这世上多活个几万年的,可惜啊徒弟不争气。”范苏铭感叹完也不再多说便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范苏茗当然也不是什么地主家的蠢小姐,在如今这个哪怕有些偏畸形的现代社会成长,自然十分清楚这是什么意思。

           在魏晋年间那个物质极其匮乏的年代,寻常人家能活过四五十便能称自己为老朽。

           其中最著名一位的自然是晋宣帝 司马仲达,依靠/法相—狼顾/吸收其他人一生也无法触及的龙脉帝气,若不是高平陵之变让他寻到了能令家族登上至高皇权的契机,将积攒大半辈子的生气献祭给了法相为家族逆天改命,否则绝对能远远超过其足足活了92岁的弟弟安平王 司马孚,甚至能够比肩传说中的活了133岁的所谓仙人左慈。

           可哪怕是强大如固仙级自巅峰开始也就意味着身体终究会一天天衰老下去,除了极个别能够用其他方式获取生命力的法相外,可即便如此掌握了何种延长寿命的能力,再强的力量终究有有一个极限。得道升仙不死不灭确实是一种很大的诱惑。

           门外出传来轻叩门的声响,随后是一个略带苍老的声乐传入房内:“小姐,族长请您去会客厅一趟。”

           虽然范苏茗有些奇怪,不过自己的确整整两天没有出门了,这大晚上突然把我叫去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好,我知道了。”随口答应一句,门外便再没了声音。

     

           会客大厅内十分宽敞,今天在座的人也并不多却都是两边家族中重要的人物。范苏茗刚一进入大厅就听见里面谈笑声不断,疑惑的目光看向两位陌生人。

           一位是看上去面相慈祥的老妪,看见范苏茗后也笑着微微垂首,举止上并无任何不妥之处却让她感到一阵不自在。

           仔细看去老妪食指的三旋琉璃戒却让她没那么淡定,培璃上级甚至有可能是培璃巅峰!离固神一步之遥。

           老人身旁是一位看上去十分妖冶的青年男人,像极了日国歌舞伎町内的妖艳牛郎。挺可惜的,如果打扮正常一点感觉还挺好看。

          “母亲。”范苏茗向母亲打了声招呼自顾自坐到一旁。

           范清弦止住了与老妪的谈笑带上些许关心的语气:“呵茗茗怎么这两天都把自己关房间里,有哪里不舒服么?”

          “这个啊我还是等下再说吧,这两位是...?”范苏茗现在还没搞清楚叫她来究竟是干什么。

          “既然胡家请我这快入土的老妪来此,想必范组长其实也该清楚我要谈什么。”老妪依然是那副慈眉善目的样子眼神却闪出几分微芒。

           老妪话音刚落气氛霎时间变得微妙起来。

           范苏茗毕竟还没学会辟谷,所以这个之前本刚打算出门觅食的饿鬼现在更是直接拿起招待客人的点心开始饱腹,不过她自己也一下子就听明白了前因后果:“你们成年人怎么那么喜欢打哑谜,解除婚约这事我咳咳..我同意了。”

           老妪刚听完这话和善的面庞顿时僵住,一旁的妖冶青年也皱起眉头,范清弦含笑微眯的眼也逐渐睁开,看向范苏茗并未出声却是如同在确认女儿刚才说的话。

           老人摇了摇头:“老身我自认从未说过这话,但今天却是有个不情之请,胡浩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对家族的安排也并无什么意见,最近婆留都的易王宇教授也指名道姓要收他为徒,你我两家世代交好也不妨透露两句,械化法身这技术已经...,所以胡浩近几年会由易教授的亲身指导,这婚约一事得延期。”老妪似乎并没有把范苏茗刚才的话放在心上的样子,最终决定权还是掌握在范这位家主手上。

           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个很惊人的消息,范清弦一直觉得这仅仅只是停留在概念的设计,也就是说法相能够被人为干预甚至未来可能批量生产,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深呼一口气用有些紧张的声音说道:“王老说这么多就可以了,现在交给我来说明。”胡浩站起身朝着范清弦鞠了一礼。

           范清弦点点头示意继续。

         “可能王老说的还不算太清楚,但我的老师对我的婚事有不满之处,他的学生也并非只有我一人,我不能在这件事上为其余竞争者留下把柄,所以我需要暂时与范家公开解除婚约,待我学成之后再...”

         “够了!”没等胡浩说完一股冷冽的寒风便席卷了整个会客大厅,将胡浩这个没有法相的普通人给冻的直呼白气,一旁的老妪很快也引出自己的法身为身后的胡浩抵挡这股寒意。

         “范家主您可是要仗势欺人?”在寒风中稳住身形的胡浩紧咬牙关眼中带过一闪而逝的怨毒,但又在霎时间变为愤怒。

           但下一刻眼前一黑的胡浩便被范苏茗一拳击倒在地右脸瞬间红肿一片,鲜血顺着嘴角流出显得异常震惊,她嘴里嚼着的食物也紧跟着吞咽下去,一旁苦苦抵御范清弦的老妪转过头一时间瞪大了眼又愣住了。

         “你,你竟然敢!”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觉得被羞辱胡浩喊破了音,此时像极了一只公鸭。

           范苏茗轻哼了声不紧不慢拍拍手上的食物碎屑,就彷如看垃圾一样看着俯视着脚下这个混蛋:“刚才的话我也说的很清楚了,有什么事情没必要那么弯弯绕绕,但你们似乎没有听懂。解除婚约这事刚才我也觉得挺麻烦就同意了,现在嘛既然是老人家做的决定就不能只当玩笑话所以我现在拒绝,我等你做的破铜烂铁哪一天能打过我,我范苏茗不用法身且若是输了自然随你处置。”

           范苏茗看向范清弦,母亲也只是点点头,这么多年的母女彼此间其实言语不多但却始终有亲人之间的默契。

          紧接着范苏茗带着歉意道:“王老放心,虽然我这一下看上去严重现在胡浩已经完全好了,只刚才有些鲁莽还在气头上请不要见怪。这事情太突然换了谁都会有的,我早已经将他那点伤给治好了,但还请胡家收回这个无理的要求,我也不希望两家为此闹出笑话。若这是胡浩你出于个人的行为,那这并非我们两家的家事,而是我们两人该做的了断,我也说过你若有这个本事我随时奉陪。”

           范清弦也早已动用法相撤下了压制王老法所散发出的寒霜气息。王老却依旧如同被寒霜包裹一般没有动弹半分嘴中却念叨出一个惊人的事实:“你凝聚出了拥有治愈系能力的法相!”

    最后于 2天前 被Mi兔编辑 ,原因:
    这个人并不是很懒,只是不想留什么言~
  • Mi兔 3天前
    0 7

    不出意外的话一两天左右一章,章篇幅会在三千字左右。
    有什么写的有问题的地方欢饮指正。
    范苏茗这位主角的性格上我会更偏向于睚眦必报\天蝎女这个两标签,在应对问题的处理方式上却又会很有分寸。

    这个人并不是很懒,只是不想留什么言~
  • 联盟X 3天前
    0 8
    震惊
    匡扶汉室!
  • Mi兔 3天前
    0 9
    联盟X 震惊
    震惊就完事了(˶˚  ᗨ ˚˶)
    这个人并不是很懒,只是不想留什么言~
  • Mi兔 2天前
    0 10

    可恶,谁说女孩子就不会开车,全责全责!

           王老叹息一声转过扶起频繁摸着右脸面露不可思议的胡浩:“看来是老身眼拙,范家竟将如此天才后辈藏得这么好。此事确实有不妥之处,容老身会回胡家与家主再议。”

           械化法相这件事确实让家族中几位掌权者都不安分起来,家主迫于压力也不得不急于将胡浩尽快送去易王宇身旁,可万万没想到这才是中了族内某些人的陷阱,这期间一定有其他家族中的人在胡浩身边说了什么。

          王老看了眼胡浩,可对方却心虚到眼神躲闪不敢直视这位母亲平日里最信任且对他平日里最关心的老管家。

          可胡浩一想到家族中某些长辈甚至同辈人,对他会嫁给一个传言沦为废物的曾经天才,那种不经意间从眼中流露出的惋惜与怜悯,更甚者还有得意与嘲笑,而我就如同是被压错的一份价码。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大多数世家中的男性几乎都成为了联姻的一种手段。我无法像女性一样获得那种神奇的法相力量,意味着我从出生起便低人一等,成为易教授的学生已经是我唯一的机会了。

          胡浩擦拭掉嘴角残留的血迹,刚才展现的丑态更多是因为最近沉受了太多家族内的压力。

        “苏茗,今天这件事确实是有些唐突,但明日我前往婆留都还是会将今日之事悉数告知老师。”他不相信苏家主会因为这话就把他杀了,但他不能容忍自己在受辱后挽回不了丝毫颜面。

        “既如此,那就祝学有所成,不送了。”

           总有一天我会把这些人都踩在脚底下!胡浩深深看了一眼范苏茗跟随着犹豫再三行礼后叹气转身的王老离开了苏家。

     

           范清弦坐在椅上倾向右侧两指捏上眉心鼻尖兰气轻起,此时看上去有些疲倦全然没了丝毫刚才端坐的家主威严。范苏茗见状赶紧放下了手中刚才掰开的蜜桔,起身双手放在背后沁色柳纹裙摆上狠狠擦拭两下,正欲给母上大人捏捏肩的时候...

        “就别装模作样了,不和我好好解释一下吗。”范清弦话虽如此,但是感受到女儿的双手依旧肩上开始揉捏起来时,这位美妇人展现出那不减当年的笑颜却一直未停,母女在一起甚至会让任何人对她们彼此间的关系可能有所误解。

        “我错了,是我不该在你生气时直接出手打了一顿胡浩那家伙。”

        “嗯!?”

        “是我不该瞒着您现在我还有法相这事。”看来是躲不过去了,范苏茗心叹一声。

          但范苏铭很快又想明白了一件事:“诶!?合着您刚才对我揍他已经早就预料到了。”可恶为什么有种自己又被利用了的错觉?

          这事被女儿这么一闹反而不是什么大事了:“那合着我刚才就该收着点力让王苹能抽半只手对付一下你,也好让你吃点苦头才对。”

          将头埋在女儿宽广的胸怀之下,范清弦每每此刻总能想到四个字:不愧是我。

          好吧女儿养这幅德行这不是没有一点关系...甚至可以说是全责了。

         

    这个人并不是很懒,只是不想留什么言~
    • ACG里世界
      11
          
返回
发新帖